越发狭窄的心灵

  • A+
所属分类:伤感故事

几个浙江大学的经济学家邀请了美国学者来参加国际学术研讨会,我去帮忙做事。由于是研讨会而不是讲座,我们只找到了一个能容纳七十多人的场所,为了防止太多人进入,叶航老师说最好是凭票入场。于是我和另一个朋友去派发票子,预订当天的午饭,还要备好照相机为这次活动留些纪念。

会议始于十点,主要是那位美国学者演讲,介绍最新的经济学理论,以及经济学的理性与假设的种种问题。我和那位朋友在旁负责拍照。到了中场休息的时候,我将照片展示给那位学者看,他看了之后欣喜万分,直夸漂亮,并问我读什么专业。我答道:金融学。他兴奋地说:你其实可以去学拍照,你拍的照片真的很美。

我心里一惊,枉你为知识分子,帮你拍照你不感谢,竟然还叫我学拍照,难道做个影相佬比读金融炒股票好吗?要知道,我们从来不会如此夸奖人,因为我们认为拍照是闲事而读书赚钱是正事,拍照是娱乐但不是一生的追求。

一生的追求应该是稳定的工作,即便是深恶痛绝的,只要收入不错又稳定,管他是吹牛拍马,还是枯燥得要命,我们都必须做,而且越是投入,人们觉得我们越是理性。

对于成功,我们也是如此理解。我要做生意了,你祝我成功,我要升职了,你祝我成功,但要是我读哲学做学问甚至去偏僻的地方发掘史前文物,就没有人祝我成功了。因为成功是李嘉诚之类的人专用的,而鲁迅、沈从文、李敖或者昆德拉就不是成功的,他们充其量是小说家或者演说家。

在这样的社会中浸淫越久,我的心胸越是狭窄狭窄得无法理解那位美国学者的话。他之所以叫我

越发狭窄的心灵浙大几位经济学家邀请美国学者参加国际学术研讨会,我去帮忙。由于是研讨会而不是讲座,我们只找到了一个能容纳70多人的地方。为了防止太多人进入,叶航先生说最好凭票进入。于是我和另一个朋友去分发门票,当天订了午餐,准备了相机纪念活动。

会议10点开始,主要是美国学者的演讲,介绍最新的经济理论以及经济学的合理性和假说的各种问题。我和我的朋友负责拍照。中场休息时,我把照片给学者看。看完之后,他喜出望外,夸自己长得美,问我在读什么专业。我回答:金融。他兴奋地说:其实可以学拍照。你拍的照片真的很美。我心里很震惊。作为一个知识分子,我被浪费了。你不感谢我给你拍照,甚至让我学拍照。做一个上镜的家伙比看金融股好吗?要知道,我们从来不会这样夸人,因为我们认为拍照是多管闲事,读书赚钱是生意,拍照是娱乐而不是终身追求。

对生活的追求应该是一份稳定的工作。即使令人深恶痛绝,只要收入好且稳定,不管是吹牛还是无聊,我们都必须去做,而且越投入,人们就越认为我们是理性的。

我们也理解成功。我要去做生意。你祝我成功。我要升职了。你祝我成功。但是如果我学习哲学,学习,甚至去偏远的地方发现史前遗迹,没有人祝我成功。因为成功是给李嘉诚这样的人的,但是鲁迅、沈从文、李敖或者昆德拉都不成功,他们充其量是小说家或者演说家。

我在这样的社会里浸淫的时间越长,心胸就越狭窄,这让我无法理解这位美国学者所说的话。他打电话给我的原因

去学拍照,恰恰是因他认为拍照也可以作为人生的追求,而这种追求是跟读金融和炒股票一样的,两者无异,都值得支持。与此相反,当子女为了追求理想而放弃高薪厚禄的时候,我们的父母却常施嘲讽之能事,或施加压力或嗤之以鼻,更别说支持了。

他们总有很多理由,关心我们啊,爱我们啊,不想我们吃苦啊。哎,不知道有多少生命被这种爱所扼杀。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