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自己的生活 ,投稿: 雍措

  • A+
所属分类:名人故事

哇,我在乡下呆了很长时间。

一大早,帮我奶奶挖地种点辣椒;中午天热的时候,我和奶奶坐在樱桃树下学刺绣。

绿布手帕真长,奶奶绣的花在阳光下清新。

我奶奶说这块长长的绣花手帕是为我的婚礼准备的。

我羞愧得脸红了。

“女人的命掌握在男人手里。不要太精致,就像摘豆角里的渣滓。”我坐在奶奶旁边,一边嘟囔一边说话。

阿姨停下针线活,看着茂密的樱花林,说:“一个匆匆忙忙的女人,什么都看不起。”

奶奶的话一落,风就开始吹了。风把文字带到空中,拂去一片绿色的樱桃叶。

郁郁葱葱的樱桃林之上是车王的房子,车王是一个生活被祖母所驱使的女人。

在农村,我闲着没事干,盯着云和山尖,取笑我的狗,时间过去了。与绝望的女人车王相比,我的生活是空虚和没有意义的。

全村人都知道车王快死了。车王自己也知道。

生病,穷困潦倒,恐惧,同情。在村民眼里,这是垂死的人留在世上的样子。

然而,车王却出乎意料。他活出了村民对将死之人的看法。

村民们怀疑这些老中医失去了以前的医术,在诊断车王的病情时犯了一个错误。

村子小得可怜,一阵风似的努力,村民的想法传到了老中医的耳朵里。

“山里的乌云爬过山坡,遮住了树木和房屋,继续向下游蔓延。雨马上就要来了。汽车肺部的黑点像雨点一样落下来,紧紧地覆盖着她的肺部。很快,她就等不及下一个晴天了。”老中医的话说的慢。远处,王叔叔家的烟囱里,一团烟雾扭动着腰肢,慢慢升到空中。

车王的时间很紧。

每天,天还没亮,她就开始忙碌起来,放牛、喂猪、打扫房子、给全家人做饭。她接管了这个领域的所有工作。别人劝她休息的时候,她总是说:“多做点,免得去那里,要做就没地了。”

车王·朱颖的人是个游手好闲的人,知道车王快死了。他整天哼着曲子,走在小路上,看到人们无话可说,他的脸上充满了笑声。看到车王,我立马变了脸:“你个贱人,猪肚子里的饭都得省吃俭用。你想让我留在世上不吃肥猪肉吗?”话落,拳头落在朱颖的背上,还有一个空响。

“死女人,如果你死了,你很快就会死。不要抓住我的胳膊。你死了,我去王家村找徐耀梅。他一直在等我。”车王的男人说这话的时候,咽了咽口水。核桃大小的喉结在他粗糙的皮肤下上下滚动。

村民同情车王,车王满脸笑容:“我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他是我的亲人,我为他生了两个儿子两个女儿。我走后,他肩上的担子很重。找个女人帮他分担是我的福气。”

朱颖的脸色一天比一天差,日子一天比一天紧。月光下,她甚至比晚上拿着锄头更孤独。

牛马上要生了,房子里的蓝瓦有一部分还在漏水,院墙上的柴火也快烧光了。车王想日以继夜地坚持时间,永不放弃。

一个匆匆忙忙的女人,对世间的痛苦看得很淡。

“,有时候真的一文不值。”马说。

一朵艳丽的牡丹花很快就要在绿手帕上完全开了。针掉下的那一刻,奶奶给线扎了一个死结。

这块绿手帕是我结婚那天戴在头上的。

我的男人,从那以后,会牵着我的手走一辈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