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笼罩着秩序的颠覆 ,发稿人: 薛洪文河南油田 [文集]

  • A+
所属分类:伤感故事

混乱笼罩着秩序的颠覆。

有人在看历史书,有人在讨论频发的地质山洪。混乱过后,被洪水冲下的木头和漂浮的生活用品,面对着村庄流淌的河水的咆哮,是一种空间秩序崩溃的悲痛。

牛脚下的盆是牛做的,火涌进了大地的储备,火从一个工业小油城流出。文明永远是一盏古老的灯。有人在看历史书,有人在讨论吸灯的频繁野兽。这里是平原,历史上没有地质性山洪灾害。偶尔是讲故事的人在黄昏的灯光下讲述野兽化身的黑道势力。

弹唱的声音,零零碎碎的竹板寻找一个萤火虫的孤坟,在生命从未认可的荒野中,飞过夜空。

这里,有黑湖吞噬的森林。鸟怕累叶,叶不准梦,鸟不准唱,在最深的黑里,被最大的黑布覆盖,一切都是黑的奴隶。

弹唱的声音,星空中淹没的零碎光影,四周都是被掩埋的死亡之路,四周都是黏糊糊的,梦的汁液无声地流淌出来,挤出所有的黑暗,抖落所有被颠覆的秩序,想看历史书的石碑,听桥头雕刻的石像。

走在这个小石油城市。

一不小心,你遇到的都是漂浮的灵魂,天空蓝灰色,还有一个声音悬在空中。不管是谁在前进,让他走。……猛然抬头,面前是一个巨大的石像,上面写着:这是一个无声无息的洞穴,800年了,妖精的道观。

初看着,大吃一惊。

所有腐烂的树叶突然升起,所有的混乱都笼罩在秩序的颠覆中。有狂风伸展着无名的爪子,有幽灵尖叫的威胁,还有无数的黑手党蛇在漂浮。

我跑回房子,打开了灯。

我听到讲故事的人在轻轻地弹奏和寻找,只看到一段文字,如下:

苏轼睡在梦中,梦见自己是个土匪,举着火来了,梦醒了,罪人走了。天亮了,道士来圆梦,苏怒道:“我昨夜找你施咒,道士却慌忙离去。

那天晚上,沉积在窗户上的声音和爬在衣服上的冷刀让我冷冷地睡着了……,一切都像往常一样变黑,颠覆了光明的秩序,混乱笼罩着秩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