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进入秋天 、编辑: 原来Princess都是巫婆

  • A+
所属分类:伤感故事

现在的情况好像和初三一样。

如果你有一个斐济绅士,你不能得到它,你辗转反侧。默默喜欢一个人的感受,没有自我,愿意为之付出,是希望他知道,希望能靠近他,但没有幻想。

一个残酷的事情是,你喜欢的人不喜欢你。

据我所知,我们离得很远。一个是从高处获得无数鲜花的美男子,另一个是丑陋无盐却低人一等的诺诺公民,没有资格接近。

然而,那些粗鲁野蛮的人靠得很近,这是不可思议的。男神的怜悯等于不屑于毁灭这一切。

所以爱你的心,偷偷保存你得到的唯一精致的玩具作为交换,但你把它们转过来扔给别人;忍受别人异样的眼光,渴望了解你,却成为你的高踏板。大家都知道我喜欢你。我成了公众的笑话。

难以凝聚的自尊,被偷偷安慰,在腹背受敌的境地中突然崩溃。

我不值得喜欢你吗?

那就不要给我任何幻想。为什么要我无休止的暧昧,在同一个地方打转,永远不出来,让你开心?原来白墨发似天人;原来君子之交淡如水,你的温暖只是伪装。

你说,他们都喜欢我。我该选谁?帮我选一个。

我的心一下子就苦了。为什么你不能一直看到我?你不知道我也喜欢你吗?为什么要我帮你做这样的选择?但是,我不允许自己输,即使我可怜的形象是你取笑的对象,你心里却暗暗高兴,洋洋得意。

嗯,它们都很适合你。它们都是为彼此而生的。

是吗?无视你眼中的询问,我默默地低下了头。你慢慢笑了,还是你懂我的心。

悲伤再也无法忍受。在一个多雨的秋日傍晚,我冲出房间,一路跑到我们去过的河边。一点一点,你房间的光线昏暗温暖,却遥不可及。

把你的胸部靠在树上等待。

我不知道我在等什么。也许是在等你来找我,也许是在等朋友来找我,也许是在等我来找自己。晚上很冷,我唱歌。

慢慢动着我的发麻,我回去了。在人迹罕至的路上,我唱着过去的歌,轻轻地打在心里。那些漂浮的往事汇成了一条苦涩的河,泪如泉涌,我的人生卑微,只好把心放得很低,低到尘埃里。那是承载的温柔,那是我身上仅存的力量。

终于接受了这个世界的残酷,那就是你冷了没人会温暖你。

我的心像铁一样。

她说,你不能去看看她吗?她如此喜欢你,以至于我不敢相信你不知道。

他说,我可以去见她,那么你能给我什么回报呢?

你自己吗?

她无言以对,他说好,我去看她。

他离我很近,似乎想拥抱我。

我能闻到他身上的露水。在夜晚,他很温柔,他的眼睛像一颗星星,他不能一眼就走得万劫不复。他会对我耍别人的花招,他想亲我。

一阵无法控制的恶心袭来,我推开了他。靠近他的眼睛,看也无所谓。这就是为什么我日夜喜欢无数人。他不配。

转身毫不犹豫地走掉,天地无边,夜已黑。

其实世界就是这样。

为什么突然放开他,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宁愿忍受无尽的痛苦去忘记一个人,也不愿卑微地祈求一份像剩饭一样的爱。

郁郁葱葱的岁月就这样匆匆从指尖溜走,结局是无痛的。

后来下雨天,和一个同样失恋的人去逛街。拿着伞仔细看他,身边有一个曾经看不上他的女孩,看起来很普通,但他却美如珍珠。

在我两眼对视的那一刻,身边的男生亲密地拥抱了我,店里的风铃突然响起。我的眼睛跟随着风,窗外下着毛毛雨。画中行走的白人男孩总是不见了。

女孩尴尬了一会,低下头躲了起来。

我带着身边的男孩离开,直到我成为他的女朋友,直到我们再次分开。

年轻人总是放不下过去,但他们知道一切都很遥远。

就像现在的我,何必多此一举,我能拥有的总会回来,我想要的只是又一份惆怅。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