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里的春天来得很早 、创作人: 路军

  • A+
所属分类:精选散文

去年4月份左右,刚开始天气忽冷忽热,我们北上去了一个山镇收风。当时山坡和山上的杏花都不见了,山的周围都是像云一样的梨花,非常醒目。脚踏大地,心安理得,看看田野,春风的春天气息氤氲。现在,一个春天到了,过去的美好还在眼前。

在希望的土地上

我们的车经过一座小桥,前面的车突然减速,转向右侧一些狭窄的小路。现在铺大路还不早。“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我问老胡那厮,他也拿不准。望着河对岸,我以为自己已经越过了眼前的河套,去那里收山中的风。

车停在一个农场前,下了车,看着门开着。大地的清新气息在太阳的温暖中慢慢升起。一场春雨刚过,土糊略湿。当你踩在场地附近的土路上,冬天的硬度已经消失,略显柔软。场地平坦,视线清晰,广阔可及。群山如雏菊般美丽,等待着初春的打扮时间。离田地不远,停着两辆拖拉机。有些人在汽车和田野里忙碌。好像没时间和我们这些城里的闲人说话“ ”。

我跟着一些人往前走,看看发生了什么。拖拉机就像一只巨大的大象,后面抱着一个巨大的车斗。两个人站在车斗边上,弯腰拿着农民时不时扔在地上的复合肥,剖开,抓住袋子的一角,用力一拉,复合肥就掉进车斗里,然后再扔,空袋子就像一只落下来的小鸟,掉在车斗边上。过了一段时间,复合肥占据了榜首。

我问了问田里断断续续的农民,才知道这是一个农业产业化项目的示范区,眼前几百亩田地需要种黄芩。听了这些话,我的童年场景浮现在脑海里。夏秋两季,我和一群朋友扛锄头挖药材,黄芩、远志、柴胡、桔梗、胖风等。黄芩,几年生,根粗如干藤,深褐色或土黄色。本来数量就少,挖的越多,在山山水水中,大脑顶部留下的疤痕就越少。如今,农民兄弟的环保愿景和意识发生了巨大变化。在土里种植不再受传统农业的束缚,而是在市场大潮中体验,像熟练的弄潮。

我问:“怎么卖?”一个男的回答:“我们按照顺序。”“有风险吗?”我有些担心的问,“什么没有风险?当然,”那人直言不讳地告诉我,“他怕大雨冰雹,黄芩不怕干旱。但是太干了。”“我该怎么办”?我想他们会找到办法的。“哈哈,干旱了,田里还有机井。在我们那里,暴雨来的不容易。如果来了,把排水沟修好,就没事了。冰雹沿着一条线走。我在这里住了很多年了。这片土地上几乎没有冰雹。我很想来,就是我把叶子弄坏了。黄芩很难压制。没事的。”

就在这时候,一辆满载农用化肥的拖拉机,带着很大的声音,跑到田里,绕着农田打转,后面,复合肥洒在田里。眼前,出现了一幕蓝紫色的黄芩花朵盛开的场景。还看到农民兄弟培育的黄芩结出了丰硕的果实。

春天在温暖的春天到来。

离开农业项目区,我们的车继续向山上走去。阳光温暖,阳坡上的杏树淡淡地飘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绿色,像一条有着温暖节奏的小溪在山野轻轻流淌。老胡感慨道:“小杏恐怕有黄豆粒大小!”突然,蒙古包般的梨花出现在我眼前,盛开在山腰的杂树丛中,簇簇在一起。给单调的浅色妆容一些新鲜感。“那些是酸梨。我去过那里。”老王说,“有一年秋天,一个哥哥领着我,我跑上去摘了一大堆。山里的人不太喜欢他们。”

看着山上大大小小的树木挤满的地方,蓝天,冰雪融化后轻快流淌的小溪,老王开始说话,感慨良多:“这地方还不错吧?山、水、人。没有雾霾,空气清新,植被茂密,野果很多。住在这个地方保证清爽,那些烦恼都被这绿色过滤掉了。”这个话题立刻引起了一车人的共鸣。有人说,退休后,他们会搬到山里,享受绿色的温暖。还有人反驳说,你不会放弃你的锅碗瓢盆吧?要来就别等退休了。“退休后,为什么要养活自己?”说的人都笑了。

我陷入了沉思,这座植被丰富的山对我们来说是什么?我们很少有时间来山里接地。以至于有一点点浮躁不安,纠结迷茫浮上我的身体。一个人的根缺土少水,意味着少了自然,少了单纯。

在山腰上,我看到了一棵大核桃树。这时,树顶上出现了一些突出的嫩芽和一些嫩叶,弯弯曲曲的样子像一只小鸭子的头骨,在风中伸展着。老王抓起一根枯枝,在地上挠。我一问,才知道他找的是去年秋天掉树上的山核桃。如今,时尚的山核桃串吸引了许多城市人在山村里游荡,希望能捡到一些图案美丽的硬山核桃。可惜掉在树上的山核桃大部分都被老鼠叼走了,老王两手空空,眉头遗憾地扬了起来。他有些不甘心的说:“好像来晚了,秋天一下树就来了。”我说:“不一定。有很多人来了。恐怕再多的山核桃也不够。”

我们继续深入山区,白桦树挺拔而优美。树枝变细留下的不同年代的疤痕,就像黑色的眼睛,在深邃的眼睛里静静地盯着我们。一条微微流淌的小溪穿过白桦树下的草地,在阳光下闪烁,像一个顽皮的孩子在玩耍。草朦朦胧胧,野菜似的星星出现在地上,斗篷形状的针状物真的很可喜。几个同事忍不住蹲下来剜。

一阵喧哗,抬头一看,一群人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叽叽喳喳地和我们打招呼。在茫茫群山前,他们像小麻雀一样,原来是一些更早的行者,大约十几个人。

我呢,希望在初春的山里,我们真的像与山融为一体的小鸟,不要太打扰它们安静的生活。

杜鹃花

在城市时间长了,跟故土有差距。住在一个房间里,你闻不到山里的花。

早春,刘阳嗅觉灵敏,早早穿上新衣服,蜿蜒在山谷中的一条绿色河流上。杏树的叶子还很小,没有被山和山脊覆盖。乍一看,这些山的性质似乎很单调。但是,就在你有点累的时候,突然,一簇簇山花触动了你的心,你忍不住大喊:“看啊,杜鹃花。好美!”

在小溪南岸的山坡上,杜鹃花树像化妆优雅的仙女一样骄傲地站在灌木丛生的山坡上。山顶点缀着散落的松树,磨砺过的,婆娑的柳树,随风摇曳着鸡蛋黄的云髻,一些期待的杂木散落在其中。看起来像是一幅浓妆轻触“的国画”。

在我眼里,画的主角自然属于布谷鸟。在古代诗人眼里,布谷鸟似乎总是和忧郁、辛酸、悲哀联系在一起。“布谷鸟流血的叫声,猿猴的呜咽声”,“月亮落下时布谷鸟的叫声深沉”。个人的坎坷境遇带来的感受一定要强加在看似弱小的布谷鸟身上吗?自古以来,杜鹃花就承载着许多学者沉重的思想。去掉层层叠叠,回归布谷鸟美丽优雅的特质。

这是北方的高山杜鹃,长长的枝条向上繁茂,有些花蕾仍然害羞卷曲,但一朵深红色的花已经出现,急切地迎接这个愉快的春天。粉红色的小花簇在枝头,像蝴蝶飞舞,椭圆形的花瓣像一对对孩子的小手,保护着细如触须的花朵。树叶依然看不见,杜鹃花就像春天的使者,以其帅气活泼的个性,在北方崎岖的群山中展示着清新美丽的魅力。

我们几个人走在花丛中,有的人紧紧对视,在花丛中寻找青春的身影,体会生命的价值;有的站在花前,时不时提醒同行,在那一瞬间的微笑上留下永恒的印记。

从山腰下来,我舍不得走。我的相机不时对焦,一次又一次捕捉美丽的身影。老胡说,山里有的是,就怕你看够了。果然,越过一道山脊,一大片杜鹃花映入眼帘。在茂密的杂树丛中铺开成一片花海。

我想到一个问题,杜鹃花为什么喜欢这里?人以群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勤劳的林业建设者一代又一代流下了无尽的汗水。山上长满了植被,各种树木都定居下来了。杜鹃花喜欢这个美丽的家。她用盛开的花朵来表达她的感激之情。但愿如此。也希望来此采风游玩的朋友们多关照一下这里的每一处植被和鸟类,以自然生物为友,让绿色一年四季更美。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