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井笛韵 ,撰稿人: 许承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陵阳保存最完好的国家级文物是李宗祠。徽州古建筑,进门见天井。

前一章的始祖李九渊是唐太宗的第四十个孙子,在“李义门”之后。明朝万历年间,李九渊为避战乱迁居于此,因张龙锡,故名上上。

《李家训》镌刻在宗祠中央,历史的尘埃掩盖不了儒家思想的无处不在。从寺门望去,雕刻充斥着每一个视角,木雕、石雕、砖雕,古老而精美的中国艺术在这里得到了充分的发挥。有人说黄庭坚的诗格调高,境界低,苏轼的诗境界高,境界低。我觉得这个祠堂水平高,风格好。

李祠堂有三个入口,有四个大小不一的天井,分布在前后左右。院石缝隙中挤出的杂草,恰似祠堂里写的“脂砚斋”脂批”。

透过巨大的天井,灰色的天空似乎被刻意留白,秋雨中独特的黑白马头墙越来越有意高挂在历史的古色中。有多远?远离古代,远离远方。

从照壁两侧绕过后天井,爬上石阶即可到达卧室建筑和三层亭式建筑。也许有一些重要的文物。城堡被锁上了。陵阳镇还有一个国安祠堂,叫太平山楼。我去过它的阁楼,那里存放着村民过年必舞的滚滚巨龙。记得雪后天晴,我推窗看残雪,山在瓦旁。

与前天井相比,后天井要苗条得多,但充满了思想。抬头望去,婀娜多姿的雨帘仿佛是盛唐的喧嚣,倾泻着乡愁的意味,屋檐、瓦片、雕梁画栋如画。我猜雕梁上的神仙会趁人不备偷偷下来参观。

这样的场景适合作诗。想起江南名楼王腾馆,也姓李,因为王波说“夕阳落寞齐飞,秋水同色”。据说王腾馆历史上曾重建过29次,屡毁屡建。世界上有多少东西,想说也带,想说也带。

与睡楼相连的大殿东西两侧各有一个深色天井,小巧玲珑,宽两米多,深只有一米。俗称“蟹眼天井”。据介绍,可用于采光通风,加快雨季顶楼排水,防寒冬季北风。

陵阳黄石溪产好茶,难免会想到“蟹眼茶汤”。现在喝茶是冲泡,古人是熬制。没有煮过或滚过的盲汤,或者煮过或滚过的老汤,都不能喝。成熟刚擀好的嫩汤,当“的时候,螃蟹的眼睛水花四溅,乍一看,鱼鳞上升”。甜滑可口,最适合饮用。细想之下,这“蟹眼茶汤”寓意中庸。

李的祠堂在民国时期(可能更早)曾被用作学校,村里的文件说他在这里上了五年小学。

坐在井边拿着书,望着天井,想着“ JIU葛”。虽然天井有限,但书的体积是巨大的。我有点嫉妒当时最后一章的老师和同学。他们一定见过江南最美的沁园月、雨雪无数次。这些都是和诗有关的有情之物。看井边栏上生动的石雕故事。什么“包公朴包勉”,“长坂坡”,“喜鹊邓梅”,/[/k12/。

突然,这组天井就很像中国竹笛的笛孔。由于自然风、光、雨、雪和人类活动,这座祠堂像古典音乐一样美丽。

90多岁的退休教师李明伟先生曾在祠堂教书。前章三景之一(鲍国祠堂、千年银杏、百年黄杨)“百年黄杨”在李老先生家里。它的房子建于1930年。自然,它有一个落落大方的天井。

这套房子的庭院略有变化,用透明玻璃覆盖,略带诗意,更实用。在这个世界上长大的三个孩子中,有两个弟弟妹妹在远方闯荡,而姐姐则留在家乡陪伴父母。周末,李和妻子在地下和女儿、邻居打牌,女婿、侄子在搞后勤,玩得不亦乐乎。

人们安静多雨。离李氏宗祠不远,收割的稻田就像一盘中国象棋,几只白鹅白鸭在里面自由地捡食,就像移动棋子,狭长的田埂就是楚河汉界。菜地里倔强的绿色,路边散落的菊花,村里蜿蜒的河流,悠长的秋水,桥上的青石板,记不清我花了多少甲子。村口那两棵巨大的千年银杏树,似乎在等待着什么。树叶不是黄色的。很快,“到处都是金指甲”。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