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的赤膊和浪漫的赤脚 ;创作: 王太生

  • A+
所属分类:精选散文

天冷的时候谈论裸体有点不合适。

袒胸露乳,百度的词条给出了一个解释,那就是袒胸露乳,不穿盔甲,好像只有打架才有这样的个人艺术行为。

李小龙在电影中做了很好的诠释和演绎。他赤膊上阵,赤膊上阵,肌肉像岩石一样突出,嘴里塞满了话,他不停地战斗,没有留下任何羁绊和牵挂。

《三国演义》形容储旭赤膊:“储旭起身飞回战场,脱下铠甲,赤条条举起刀,翻身与马超交战。”

古人赤膊上阵,据说连大名鼎鼎的老子先生都不屑穿大衣,这叫“师法自然”;“日夜工作的同时,极度苦”的墨子却不愿意穿外套,说“省钱”。当时吃得并不好,有几个老人赤膊上阵,不愿意穿。魏晋时期,七个文人坐在竹林里,赤膊唱歌。其中有一个叫嵇康的,赤手空拳到洛阳街头打铁,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

赤膊上阵是现实的。又热又潮湿,还不如光着膀子在家舒服。即使是写作的文人也不能免俗。人在赤裸的时候,没有眷恋,没有思想,完全是一个炎热的季节。至于冬天,有些人也是光着膀子,这是不得已而为之。他正在寻找大米。

小时候,农历腊月,长江下游进入一年中最冷的季节,很多人拥抱唐太太,拒绝在家出门。然而,那些做大烧饼的人点燃了炉子,开始了一天的生意。一个小小的烧饼店,三四平米的铺面也能容纳一个熊熊火炉的温度。面包师光着膀子,把上半身戳进灶台,把烧饼一个个整整齐齐地粘在一起。

那些温暖和寒冷,已经把汗水凝结在脊柱上。烧饼熟了,他打开炉门,天就热了。他又脱下衣服,拿着小铲子,钻到灶台里,铲掉那些焦黄脆脆的烧饼。在烤烧饼的过程中,中途点了一把稻草,把那些躲在角落里的烧饼一个个烤熟了。每次买烧饼,我都注意到他身上的筋肉一个个鼓起,大概是常年火焰烧烤的缘故。他粗壮的前臂上没有头发。

赤脚也是生活中美好的事情。脚是裸露的,与土壤接触,脚在地上摩擦。小时候经常光着脚在田埂上走,喜欢在草地上走。柔软的泥在脚趾间吱吱作响。

夏天光脚不稀奇,冬天光脚不稀奇。张岱的《夜行船》中有两个小品:“欲仙”和“嚼梅吞雪”都是讲雪天高个光脚的。“越南人在王冕,他们光着脚在下雪,爬上熔炉的顶峰。他们环顾四周,喊道:‘世界是白玉做的,让人心旷神怡,所以他们想长生不老!’”咀嚼薛说,从前有一个铁脚道士,他喜欢赤脚在雪地里行走,高兴的时候就大声念着《南华经& middot秋水,嚼着梅花,吞着雪,说:“我要把香放在心里。”当你开心的时候,你可以看到你赤脚跑步的时候是极其兴奋的。

人在尘世,赤脚减压。我认识的开照相馆的朱,平时西装革履,脑袋一丝不苟。苍蝇借个地方歇一会儿,脚低了就溜。那天,朱喝醉了,去歌厅练习唱歌。当他兴奋时,他脱下鞋子,赤脚站在沙发上唱歌。职场压力巨大,心理承受能力有限,要脱鞋。

赤脚,有小人物的励志故事。仰望更低的层次,渴望的眼神充满曲折。雾霾过后,云开日出,不拘礼节的场合之外没有不拘礼节。一双鞋,抑制不住欲望的脚,十个狂野的脚趾,渴望奔跑。

古人曾说,“因酒想侠客,因月想良友,因山水想诗傲。”有些人,为了生活舒适,脱下枷锁,想赤膊上阵;有些人,因为开心,躲不开,想赤脚走。

赤膊上阵,世俗而现实;赤脚是疯狂而浪漫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