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是一剂良药 编辑: 陈重阳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我好像得了自闭症,但在一个无限扩张的陌生城市里,我常常感到窒息。就像乡下的一株植物,我在城市的钢筋水泥丛林中严重水土不服。

有一天,我回到了家乡。

我的家乡在一个有山有水的地方。回到家乡,看到了熟悉的村名石碑。三伏天,我的身体突然变得清凉起来。凉意从心底升起。

我不急着进屋。我准备顺便在村巷兜几圈,呼吸一下梧桐槐花的新鲜空气。海洋叔叔在一个地方绊倒了,咬了咬上面有带刺花的嫩黄瓜。他一跟我打招呼,我就拿了半根黄瓜咔嚓一声。我们边嚼边聊。我求海生波再给我讲一段《三杰五义》。海生波鼓励胡子缺牙的嘴拉出一个古老的故事。我的耳朵被汽车发动机的声音和工业机器的轰鸣声弄疼了。当海生波充满方言的时候,我很受用,立刻失去了痛苦。

那天晚上,月光很清澈。真不敢相信我走了这么久,月亮还蹲在老院的槐树枝上等我。它不出声,只是静静的,静静的听着我和妈妈在家里唠叨,说着老玉米烂芝麻之类的话。母亲眼力昏花,脑子总是卡在岁月的巷子里。妈妈说,你这么小,要费好大劲。我把你抱到三桶桌子上,你没有踢,而是飞过去倒了一桌子……。母亲的眉眼里带着嘲笑和喜悦。风吹翻了头顶上的印楝树叶,沙沙作响。银河如练,月亮如处子,一寸一寸向地平线移动。多么宁静美丽的夜晚啊!

白天,我来到南山。南山有很多树,树比我大。他们静静地站着,就像哲学家思考的那样。我想和树说话,树是我的长辈和知己。以前,我不知所措的时候,总是来南山和树说话。树木总是静静地倾听。我谈论我的痛苦和梦想。那棵树久久地回应着我:沙沙的沙子,抖动的枝叶,如梵音。我的痛苦,我的浮躁,会一点点消失。

南山有一条清澈的小溪。我来到小溪边,小溪热情地接纳我为老朋友。弯腰把水舀起来,水就喷出来和我说话。就像在说我赤裸的岁月。坚持下去,挖出燕窝,摸着鱼虾……小茜记性很好。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在它的记忆里,它还记得我的各种调皮事!我在小溪边静静地呆了一会儿,我的心像小溪一样清澈无忧!

三天时间,刚走在家乡,我变得活泼起来,像地里的一棵玉米树。看来我的家乡只是一剂良药,可以治愈城市浮华中积累的抑郁。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