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花俱乐部 ,作者: 冰阳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梨花女一如既往的害羞,但舞蹈进步了很多,观众也越来越多

————梨花

我听说过阳新的梨花成群,方圆能闻到几里的香味。今天是梨花节,所以我借此机会欣赏传说中的花仙子。

坐在车里,看着两岸的风景。左边全是建筑,右边全是各种类型:摇摇欲坠的老房子,流水,或者挺拔的绿树。我只想到的梨花让这些暗淡。与梨花相比,这些花即使漂亮也是微不足道的。路边突然出现了两三棵梨树,很白,但因为离得远,只能看做梨树。梨树长得比普通树矮一点,但也矮不了多少,可能只是一截。汽车迷迷糊糊地向前冲去。

当我再次抬头时,到处都是人和车。各种车都停在一个角落,有的人往前走,有的人往后退,直接迷失方向。看这一幕,我就知道我到了。我匆忙打开车门,跳了下来。我等不及了。一下车,一点也不晕,就是有点新鲜。香气也和我玩捉迷藏,在空中躲了一会儿,又跑到空中的一个角落,让我即使找不到也能呼吸到三明治的香气。前面没有尾路,我不禁想知道要走多久。远处的公交车上挤满了人,好像人都坐不下去了。不如趁这个机会,去一趟。这个想法一产生,我就忍不住拍手叫好。

我脚下一滑,双腿不由自主地往下跑,那是梨园。我不能拒绝,是吗?肯定地点点头,继续往前走。梨花带我走过,真是赏心悦目。走了一点后,我留在原地看梨花,走走停停,但半个小时后,我只走了不到50米。每当我要离开的时候,当微风帮助我的时候,梨花会展示它们的舞蹈,吸引我的注意力。我只能再次关注他。我爬进一棵梨树,看着它。必须说梨树真的很矮,只有普通树的一半。梨树看起来好像埋在土里。当它们出土时,它们会看到树叉和梨花。叉子粗,有一种厚实的感觉,但上面的花纤细而优雅。那种纯白色,没有任何杂质,甚至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让人陶醉。中间竖立着几个小叶,也就是雄蕊,顶端有几个小点在轻轻晃动。手指轻轻碰了一下,但还是抖了一下,只好放弃,继续我的路。右边的绿色突然跳出了视线,让我大吃一惊。我没有向前看就跑去看了。我说不出草的名字,我只能记得它的样子。长‘挺拔’,全身是浓浓的绿色。我很想进去看看,但是又担心伤到,所以心里在激烈的斗争。过了一会儿,我没有一直憋着,就进去坐了下来。我出来看到我平坐的草地,我为它感到难过。

眼前的人突然多了好几倍,我突然意识到:我来了!这个想法让我非常兴奋,我沉浸在兴奋中很长一段时间,走不出来。我欢呼,欢呼着‘梨花’这几个字,仿佛是我的知己。这里人多,到什么程度?就像北京的交通堵塞一样。人挤在我身边,我被人包围。我的世界充满了人。我以中立的姿势跳出人群,这让我感觉不那么喘不过气来。看着人群,我想:这不是梨花社。里面挤满了人,很快就会变成一场赶集。到处都是喊声,一个接一个。“快来看看,新鲜的烤串!”“这里卖冰淇淋,凉凉的冰淇淋!”“天热的时候买顶太阳帽!”……四面八方的声音都变成了喊叫声。一个男人头上戴着两个花环,手里拿着一些。这样一来,他就可以第一眼就卖掉花环。果然,他的身边很快就挤满了人,当然,他们都在购物。我不爱也不买。男人就是男人,他买什么穿什么都不会变漂亮。自然美才是真正的美。况且生活中处处有美,只是缺少明亮的眼睛。我跟着人群,牵着我的手,走上观花台。我知道人们喜欢宜人的颜色,所以我换上了新买的油公主裙。我不禁想知道我在哪里买的这件新衣服。手柄旁边是一个斜坡,非常漂亮。我偷偷决定去看看花。结果我忍不住先去看看。越过一层障碍,我们到了。我在这里很小心,以免一不小心滑倒。我不敢走太多,只是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走。中间有一个光滑的平台,也是一个图案。我不小心摔倒了,但一个人没注意,不停地滑倒。幸好我张开双臂,不然真的会一头栽下去。我没有留在这里,‘没有停留’就返回了观花台。站在这里俯瞰下面,你可以看到一切。到处都是梨花,也有人群和摊位。梨花在北方,更是数不胜数,直接成了梨花海。梨花的香味顺着一阵风飘来,飘在我的鼻尖,钻进去,蔓延到我的心里。我莫名其妙地感到一阵清爽,冲进我的心里。我看了梨树,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花上。看到它的小而高贵的人物永远不会忘记它。我突然瞄准了下面的摊位,像闪电一样跳了下来。这里的商品真的很耀眼。有五颜六色的纸帽、伞帽和西班牙斗牛帽。梨花舞发展如此之快,从几个月不见到现在已经在国外发展起来。一个老人面前有两只鸟,还有我看不懂的文字和符号,我猜是这样的。我觉得这是迷信,但毕竟是一些人的信仰。一个摊位被人包围了。我走近一看,原来是一只手镯。我本想直接无视它,但突然想到了妈妈,我迈开脚步挤进去。桌子上有几个盒子,大约十个左右。里面有很多招财猫,上面刻着字。这是为了戴上手镯,祝福手镯上的名字,并保证它的安全。妈妈现在不戴饰品了,就给她吧!我拿起一把,开始寻找。因为字数多,很难找到简单的‘李’。我拨了一堆,一个接一个,没有一个。找了好几个箱子,都没看到。终于在左边一个大箱子里找到了,当时我大汗淋漓。找到第一个,开始寻找第二个和第三个。我看人太多,就随便掏出一个盒子,在一个角落里数了数。我离开陶陶,右转冷冷,眼睛一寸一寸地寻找角落。每一条都很难找到,就像一根针掉进海里,很难再钓到。终于找到后,我小心翼翼地把它们交给师傅,帮它们串起来。师傅戴了一顶皮帽子,挺帅的,动作熟练又奇怪,引得我一阵赞叹。最后,手镯完成了。也许没有店里的手镯贵,但它永远是我的心。不管有多不值钱,都是有报酬的。

逛了一会儿,我往回走。大多数人也往回走,形成一群人跟着他们,减少了阻力。海峡两岸的梨子还是和以前一样漂亮,但是只能开两天。一年一次,不会再有了。梨花养一年,只为开花,稀有度短命。梨花从不单独出来表演。如果你想表演,你应该称之为兄弟姐妹。一群人穿着白裙子,开着白花。在舞台的每个角落,你都忍不住鼓掌。看,梨花舞可不是一般的奇景,摇着白色的蛋糕裙,擦着脚趾头,做着跳起来的动作,看的人都忍不住跟着跳起来。

徜徉在梨海,我忘记了世界,忘记了自己,忘记了一切。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