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路 、本文作者: 野草文苑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寒假期间,我去了我多年未归的家乡。一路上的拥堵、噪音、颠簸,因为心里的急迫,有了不一样的味道。

脚下是一条笔直的乡道。在路边一个宽敞的房间里,几个老人正在聚在一起聊天。这条家乡路和对过去的回忆一下子唤起了我的感情。还记得十几年前,家乡的路只有两步宽,坑坑洼洼,一波三折。当车辆经过时,就像扭/大雨过后,地上一片泥泞,路人向前跳着舞。在主干道的尽头有一个简单的土屋,经常从早到晚开放。村民们可以在这里自由进出,愉快地聊天,等待卖油条的老师傅“。下一个!”。小时候经常被爷爷抱在这里,在土房前的大槐树下玩耍。带着槐花的芬芳,静静地听着满屋子人的粗犷朴实的笑声和蚕咬桑叶般的油条……

现在,我又和爷爷一起去了老房子。爷爷蹒跚地走在平坦的路上,一边走一边气喘吁吁。我一进房间,爷爷就问房间里的人认不认识我。油条老师傅戴上眼镜仔细看了一会儿,却摇摇头说,“不知道。”爷爷说了我的本名,然后突然意识到自己有一尺多长,两只手油乎乎的长着长斑,说:“我只记得他那么高的时候,躺在我炕上,想让槐花吃。没想到现在长这么大了!”房间里的人突然大笑起来。路是平的,房子是新的,但这里没有刺激。槐树没了,曾经包围它的人早已散去,只留下几个和爷爷一样大的老人留在这里。他们在门口看着村长,期待着人们从城市的另一端回家。

这一天,我走了很长很长的路,独自拜访了村里的几位老人,想一次把十几年的债务补回来。无论我走到哪里,老人都很乐意和我交谈,追忆往事,仔细询问我的情况。他们慈祥的笑容、幸福的表情和温暖的眼神深深刺痛了我的眼睛。我知道这些曾经抱着我的老人不需要我的支持,也不需要我一直想念他们。我偶尔来看看他们就够了。然而,在过去的十年里,我在追逐梦想的过程中逐渐忘记了他们,甚至这个小小的要求也没能满足他们。很高兴在没有发出太多“孩子想养却不要等亲人”的空洞叹息时,我意识到了这一点,也很感激他们一直期待着我的归来。

乡村路是我期待的根源,也是我寻找的源泉。那段记忆,那群人,那些故事,一切都印在乡间小路上,直抵我的内心。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