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除夕 、创作人: 今生有约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终于,在人们的勉强下,丁海年进入了她的最后一天,2007年的大年三十已经在我们心里了。

不知道是快乐还是悲伤。我站在除夕夜,似乎麻木了,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大年三十中午,我在妈妈身边吃午饭。其实我多多少少吃了点油炸的。我大哥二哥侄子还在喝酒。在门外鞭炮声中,我打了招呼返回公寓。大街小巷挂满了吉祥春天的红灯笼,弥漫着硝烟的芬芳,但街上的人都散了。还有小贩在做生意,还在做最后一棒,高水平低水平的叫嚣。我经过钱洁街的十字路口,修车摊还在。除夕中午,阳光明媚地照射在小镇上。摊位前没有顾客。修车的老两口只有一个又黑又瘦的老头,却蹲在那里和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老头正面对弈。旁边唯一的观众是一个穿着面包衣服的中年人;在过去,战火纷飞的地方是荒芜的。不知道这个爱下棋的摊主开了这个下棋的店。还是修车是一个漂亮的幌子?但是看到老人把精力放在下棋上,似乎比修车还要奢侈好几倍甚至十倍;如果你能在大年三十中午心无旁骛地下棋,如果你不是一个游手好闲的人,你一定是一个什么都实现的人。但无论如何,就是这样一种淡定的气度,足以打动我。

除夕那天,我终于摇摇晃晃地向我们走来。我记得1982年的除夕,也就是26年前。那是在乡下。没有电,没有娱乐。那年除夕,东北多雾多风。我站在自己的院子里,看着天空。有三五片雪花打在我的脸上;那天晚上,鞭炮声还在继续,我睡得很晚。我把腿放在东宫炕中间的床上。我写了日记,写了我未来的理想和计划。笔尖在纸上沙沙作响,我的手冻得酸痛,我转过头盯着地面。一只手掌大小的老鼠面对面走来走去,贼亮的眼睛不时向我窥视。我把它写进了我的日记。二十六年后的同一天晚上,我翻开日记,再次重温了那晚的场景。一切都那么清晰生动,仿佛发生在昨天,我百感交集!当年那个煤油灯下梦见玫瑰的小男孩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在很久很久的时间里再也回不去了。相反,在毫无疑问的一年后,他是一个充满同情心的大人物。二十六年,四分之一世纪,是我生命中漫长的一天,这样的二十六年在我的未来还能剩下多少?经历了人生的跌宕起伏,大自然似乎仍在按照其固有的轨迹运行,没有丝毫变化,但小男孩却被自己的命运之神抛到了一个小城市的角落里,呼吸还是呼吸;现在他的儿子已经长到了他的年龄,为了实现一个梦想,流浪在遥远的异国他乡;然而,那个梦是小男孩梦想的延续吗?

老婆在大厅里看电视,我却一个人躲在书房里回忆无意义的往事,激荡着我的灵魂。唉!要是人没心没肺就好了,至少世界上少了烦恼,少了设防,没有欢乐,没有悲伤,但人不能。人是世界上最奇怪的东西:善良与背信弃义并存,贪婪与占有并存,使得这个原本极其温暖的世界变得丑陋不堪。记得有一本书上说,人可以拥有世界上的一切,唯一不能拥有的就是自己。如果你占有了一个人的身体,你就永远不能占有那个人的灵魂。我是不屈的灵魂之一吗?

这样想着,老婆又给我打电话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