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来的”饺子 ,投稿: 魏杭州

  • A+
所属分类:惊悚小说

徐在冬至吃过饺子,于是我又想起了那一年的往事。那一年,邻居们谈论冬至吃饺子。我家里没有白面。当时,我们四个人,尤其是我的小妹妹,热切地看着我的母亲。我妈妈非常担心,她在厨房里来回走动。

当年农村没有土地改革,属于生产队管理。谁有更多的劳动力,谁就能有更多的小麦。在我家,父亲在外地工作,母亲一个人在国内外。自然,我们的口粮很少。离冬至还有很长一段路,我家的白面已经吃完了。

当时我三个哥哥都上学去了,但小妹妹年纪小,缠着妈妈吃饺子,妈妈被小妹妹心疼得跺脚,突然冒出三个字:去借面!妈妈拿了一个汤勺出去了。我妈妈去了很远的叔叔家。他家里都是成年人,挣的工分多,应该还有多余的白面。当我到达他家时,我妈妈解释了情况。舅舅见我妈只拿了一个面瓢,就训我妈,说一年只有一个冬至,连饺子都没让孩子吃饱。孩子们心里是什么感觉?大叔拿着面盆,从面缸里舀了一盆真的面条。我妈妈看着我叔叔,眼里含着泪水……。她清楚地看到,舅舅挖出面条后,剩下的面条盖不住缸底。

面条是借的,但是家里没有肉。当人们吃饺子时,他们一大早就去镇上的市场把肉切回来。这时候已经快中午了。即使有钱切肉,早市也没人。母亲看着房子里唯一的公鸡,对她的大哥说,杀了它。那只公鸡是我姐姐养的,她知道爸爸春节会回来,当时就想让爸爸吃。

那天,妈妈用饺子包了一锅面条,让我们打开吃。我不记得吃了几碗饺子,但从那天开始,我的哥哥姐姐突然懂事了,他们都抢着做家务,为妈妈分担忧愁和劳动。

这件事发生已经30多年了,每年冬至我都记得清清楚楚,不是为了冬至吃饺子,而是为了妈妈的辛酸。现在,她快八十岁了。每年冬至,她都会提起这件事,说我们从小就懂事。

今年冬至,我放下工作,回到家乡,给妈妈做了一个饺子,看着老母亲的幸福。我的眼睛湿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