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灌锅人 、创作者: 彭忠富

  • A+
所属分类:精选散文

农村补锅人是农村间的候鸟。他们带着自己的服装,无论他们在哪里相遇都很匆忙。小炉匠的担子一头是坩埚、小炉子、喷灯、风箱、焦炭和煤块,另一头是砧座、小锤子、钻头和棉卷。最引人注目的是杆子前端扣着的修疤锅:有20多个铁疤,20多个铆钉。疤痕像癞蛤蟆,指甲像蜈蚣,均匀聚散。这是补锅匠活着的标志。

小时候住在乡下,家里用土灶烧铁锅。柴火是稻草、稻草、麦草、油菜秆等等。冬天真的没有柴烧。我们必须去竹林里收集竹叶,刨竹笋,割草。铁锅总是没有用的,因为它们是用来做饭,做饭,甚至是煮猪食的。注意有些人,他们会准备两个铁锅,一个用来煮饭做饭,另一个用来煮猪食。土炉用柴火做饭,不像现在烧煤气,可以随意调节火力。

我记得那时候,每天早上妈妈都会把铁锅拿出来,扣在地上,用铲子刮锅底。锅底的烟灰刮掉后,煮啊煮啊会节省时间。刮锅底的时候,也是对炒锅的体检。如果发现有洞或裂缝,母亲会告诉父亲把铁锅拿到乡镇去修。

早饭后,父亲把铁锅放在篮子上,用绳子绑好,然后背着篮子去市场。我通常和我父亲一起去,因为我可以看着补锅匠再次补锅。

补锅人是个精瘦的老头,腰间系着一块蓝布,像往常一样撕开火神庙墙下的摊子。当他在整理这些家伙时,要修理的罐子在他面前整齐地排列着。顾客不需要在那里等。中午就可以转到街上捡锅了。一倒下来,有20多盆,也足够盛锅的人忙活半天多了。

烂锅放在那里后,补锅人也会选择:锅底的洞大如鹅蛋,不会补锅;锅没有孔,只有接缝,但由于严重腐蚀而变薄。稍加努力即可拉长或缩短,无需填充;旧伤疤穿孔了,但没有愈合。如果你被选中了,自然可以继续你的生活,然后就是一个锅;再好也是铁。摘完之后,我没有补锅,而是拿起一把嘴尖的小锤子,把烂锅扣在地上敲洞。如果焦点烂了,花生的大眼睛会敲到鸡蛋大;一个像鸟蛋那么大的洞会被撞得像鸽子蛋那么大。这种被称为“给炒锅把脉”的敲打,意在铲除病根,延长炒锅的使用寿命。

补锅人用铁水补锅,很靠谱。烂锅不能坐在火上,只能坐在补锅匠张开的两腿之间。他用喷灯把洞打红后,一手用勺子舀出坩埚里的铁汁,倒进窄板的小孔里,让它滚进棉布圈的平面里,挪过去,对准小孔,往上推。另一只手里拿着抹布从锅里擦了下来,一边吹一边吐。一个罐子,就这样。整个过程,对于补锅的人来说,就像一个熟练的工人。当你来取锅时,细心的顾客会往锅里放水,检查铁锅是否漏水。无一例外,他们都竖起大拇指称赞,补锅的人在称赞中微笑。

多年来,沼气炉、煤气炉和铁锅在农村很受欢迎。一壶要几十块钱,现在的人都不在乎这点小钱了。如果铁锅有裂缝,就换一个新的,但是我们再也看不到补锅工的精彩表现了。事实上,被淘汰的不仅仅是修补匠。这是传统行业的无奈。我们能做的就是利用这个趋势。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