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平静的春天 转载人: 沧桑独行侠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懒惰又温顺的小花猫这两天突然消失了。我以为是别人拿走的,或者是谁吃了鼠药。谁知道昨晚喵喵喵的猫一直在卧室外面叫,让人难以入睡。不止一只猫在听这个声音。这是一场音乐会。这声音不长,而且声音时不时的变化。还夹杂着锅碗瓢盆被打翻的声音,让人不耐烦。

我躺在床上,牙齿咬得咯咯响,发誓要在黎明时抓住它们,剥了它们的皮,做了一双鞋垫来满足我的脚。

好不容易迷糊到天亮,又被令人心碎的喵喵声再次惊醒,并没有睡意。痛苦地打扮,抓猫。寻找声音,我看见小花猫和一只大黑灵猫在后院的菜地里唱歌。也许他们羞于见人,也许他们看穿了我的不良意图,在我走近前溜进了盘子里。我找遍了菜地,但从未见过。

早起散步的叔叔怨恨地看着我,问我在干什么。我一大早就这样了。我说猫叫,让人睡觉。抓住它,剥了它的皮!爷爷嘲笑我家狗管老鼠,你还在乎猫叫做爱?

我一拍脑门,兀自暗笑。是的,春天来了,这是万物生长变热的季节!想一想我的青春,你看到漂亮的女孩就不想离开,想讨个漂亮的女人做老婆,那你为什么不允许猫叫做爱呢?

人的婚姻是父母包办,媒妁之言相伴,自由恋爱。他们可以一年四季,一生都爱着,爱着。如今,报纸、杂志、电视广播、QQ、微信都可以征婚、谈恋爱,或者写情书,或者唱民谣过河。猫和猫不仅会叫,还会到处跑,寻找知心朋友。不让他们打电话是天理不容,没有人性!

想到这,我不禁笑了。看看现在,油菜已经上了楼,一层一层长大,直立着,头上长满了鱼卵大小的花蕾。看这个,过几天就花枝招展了。回望园中的杏树,枝头也密密麻麻地长满了花和骨头,还有大眼睛、红眼睛翻白眼的斑鸠,一定是在抱怨我没有时间欣赏它们。

亲爱的!都怪今年!迎送,从去年腊八到今年正月末,我下了酒桌,又去了酒桌,就像一个已坠入尘埃的女子,强颜欢笑分不清杭州和汴州。

趁着阳光,坐在门口晒晒太阳,顺便回顾一下自己堕落的行为。突然我听到喜鹊叫,抬起头来。房子前面的柳树上有两对喜鹊。我以为前几天看到了,没怎么注意。

在那棵大柳树上,去年建的喜鹊窝被搬走了一大半,只剩下最下面的一个。相邻两棵柳树的树顶上有两个喜鹊窝,两只喜鹊对忙着叽叽喳喳。经过仔细观察,发现一对喜鹊夫妇是新来的,努力筑巢。他们不时从远处带来树枝和泥草。

剩下的一对似乎是去年的,但它们不是。去年喜鹊夫妇身材一般,可以说是梅绮的一个例子。今年的夫妻俩一大一小,不老太太少,还和小白脸的富婆勾搭上了。

出于男性思维的惯性,我宁愿把他们当成老夫老妻。一定是喜鹊的老公找到了新欢,嫁给了这个又会唱歌又会跳舞的年轻漂亮的歌手。不管怎么样,看他们的表演还是挺深情的,有点像活着。这位女主人没有要求丈夫花钱买新房子。相反,她一起努力建造它。这没有什么感人的。看看这个新家,已经超过了邻居家的面积,但他们还在建设中。我认为他们一定是在建乡村别墅,否则不足以显示他们的突出地位。

我只是不太明白为什么去年老窝被拆了。是因为喜鹊的老公和前妻离婚了吗?想抹去前任女士的印记?

太阳暖暖地照着,我的眼睛微微地睁着,闭着,我独自体验着这美妙的思想。突然一阵风伴随着嘎嘎嘎打破了我的思绪。原来是两只脖子长、翅膀闪着光的大公鸡,追着一群母鸡,从我身上跳过去。

这个躁动的春天全是雄性激素造成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