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位取水 ,本文作家: 贺东东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六角形井

西北地方太多了,一片水荒地。我的税务局在陇南罗江镇。同事老王说,他1982年参加工作的第一站是罗江税务局。为了喝水,他不得不去六角井打水。他选了六年。

说到挑水,老王有“经验”。当时他二十出头,浑身是劲。木桶是个大木桶,杆子是桑木的——。它结实而灵活,肩上盖着两大桶水。从六角井到税务所,三里多没有休息。方圆人打水时,不用绳子,只用一根杆子。老王打杆子,比本地人更内行。你看,水桶入井,轻轻一荡,关上一次,又一次,水已经稳稳地抽到了井台上。不要小看这只手。是一回事。有的人不满一桶水,更绿。他们也把水桶掉到井里。

还有“天在守护不亏不溢的六角井的同时很难打水”。说是“难拟”,其实是“难去”。当时不比今天的水泥路“ ”。从税务所到六角井,平坦平坦,但全是土路。雨雪天,尤其是八九月份,雨与雨相连,往往持续十天半月。人和动物在路上来来往往,踩出深深的泥窝,一个个蓄雨,一脚深一脚浅,没办法。硬着头皮出门,平日已经往缸里放了两车水,而一车水还在路上。回研究所,别看了,肯定又是浑水。每年都很期待。“税务所的院子里有一口井。多好啊!”

老王说:我没见过六角井。316国道拓宽时,井被填平了,可惜老井。他说,每隔一段时间,就算你没填,也一定是废弃了。现在谁还挑水吃!

加压井

加压井,这是学名,只叫它的外号:压井。20世纪80年代末,油井压井似乎是在一夜之间发展起来的。在河边的每个村庄和城镇,几乎每个家庭都有一个蹲在院子里的人。铸铁井口,黑棒黑棒,特别能干。

2014年初,我来到罗江税务分局,那里仍在使用压井和抽水。我在山里打壁龛,然后出去学习,但我见过很多杀人的好,但毕竟是眼见为实。我记得第一次压水,把水引到井口,又看着它从井口流出来。我赶紧上下按下手柄,还是来不及。水快速排干后,我又按了一下,只听到了井塞蹭井壁的“咝”声。没有水的杀井,就像一个人张着嘴,却不会说话。很长一段时间,水是倒了又倒,水却压不住。我不禁想,原来是个骗子。

过了几年,杀井习惯了,渐渐清楚,和人一样,脾气也是“ ”。不仅一口不一样,一口也一样,因为季节变化,有的节能,有的费力,夏秋季出水快,冬春季出水慢。……认清自己的气质,“好好适应”。果然,水被转移到了井里,只有几次。又圆又清的水划过一道弧线,响亮地掉进桶里。匆忙按下手柄,水流一个接着一个,推推搡搡出井口,只听得见整个世界的声音——。这是水在尽情歌唱。

有了水的便利,生命才会“活着”。首“ live ”是分公司的花园。除了冬天冷,其余时间,春天玉兰开,夏天牡丹开,秋天金菊开。虽然不算五颜六色,但是充满了活力。杀完井后花园扩大了。以前都说只有一丛耐寒抗旱的金竹一年四季孤独苍翠。

自吸泵

仔细想想,压井抽水近,但远。“六角井龄”的距离就是平地——土坯瓦房的距离,只需要把水捡起来倒进水箱就可以了。这是很远的,而且是可见的。“压井时间”很远,但看不见。楼上提水看似没什么,其实很费劲,尤其是三四楼。一位新来的女同事说,她每次来压水都很担心。

有水从“很远”来。自吸泵的安装使用最终彻底解决了抽水问题“ ”。只看马达转动,地下20米深处的水很容易就到了厨房,楼下,楼上。花园和新建的池塘也沾了光。接上一根塑料软管后,水就可以直接流到花园了——。每隔一段时间就下雨。这次植被有福了!池水变化频繁,圆润碧玉般的荷叶纤巧可人;鱼是如此聪明,它们突然像红色的闪电一样聚集和分散。风吹鱼打,生出些江南风。

自吸泵用了以后,抽水的方便就不用说了。然而,这只是开始,就像一列刚刚铺设好轨道,充满希望的火车。日子越来越好,基层税务局的条件越来越高。热水器是去分局的第一趟车。看,浓而清的热水小心翼翼地绕过手指,慢慢地汇聚在掌心,然后笑着出声,绕着打转。最真实的温暖,用指尖传遍掌心,再传到胸前和心里,顿时温暖起来。这一刻,没有什么比掌心的水更温暖,更温柔。我不怕人家笑话。寒冷而漫长的冬天,随时都有大量的热水可以互相治疗,真的会生出一些“静年”的自给自足。回头看窗外,我看到很多噪音。好大的雪!如果是夏天,也很惬意。汗流浃背回来,只需旋淋浴,就有无数颗绿豆大小的珍珠粒,包裹在清凉之中,滚滚而下。每一滴水都在跑、跳、转,每一滴水都在跳舞。

远方,有水,有梦。看,第二列和第三列火车正朝我们疾驰而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