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关允树 作者: 河南岩石青松

  • A+
所属分类:精选散文

我一直很欣赏雄伟的关云山。雨后楚清的一个夏天,新鲜的空气中充满了野花和青草。蓝天下,云悠悠,风吹麦浪,绿绿的,延伸到地平线。

走进大山,幸福的喜悦弥漫在我们每一个人身上。路边的草地和灌木丛的叶子上,晶莹的露珠在清晨的阳光下闪闪发光。到处都是成熟的桑葚红中带紫;红色的玛瑙般的山樱桃被树枝覆盖着。我和几个文艺朋友一起开车,在省道250上舒舒服服地奔驰,爬芙蓉,过头山。校园坪“穆校园玩兵”是个美丽的传说,不必说“新店不新,山美不美,大村不大,黑山不黑/[/k1顺着十个山坡,沿着清水河,不一会儿,就到了关云山脚下。

据说关云山不仅景色醉人,而且以其众多参天大树而闻名。当我的几个文学朋友正忙着欣赏沿途关允山迷人的风景时,我被山上奇怪的树木迷住了。看到一棵参天大树,很有魅力,总是停下来抬头,抚摸,拥抱,又忘了回报。就在山口的入口处,我们遇到了一棵老树,它的纪念碑叫做“千年余浪”。这棵树长在一个古老的石磨盘上,树冠十几米,根围十二米,需要六个人来抱。有五个主要分支,上面有两个分支。主枝七条,盘旋如龙,古朴浑厚,枝繁叶茂。他们被当地人称为“被七个儿子包围”,也被称为“国王树/[

爬上山谷里狭窄的小路。原始的天然温带天然混交林,郁郁葱葱,处处遮阴,天空遮住了阳光。脚踩在森林里厚厚的枯叶上,脚底下有“沙沙”有节奏的声音。潺潺的小溪,绿草覆盖,老树枯藤环绕,绿草如茵,野花鸟鸣,让人心旷神怡。

走到半山腰,我发现了一片漆林,树木挺拔,树干笔直,几根侧枝斜伸出来。在路边,我看到许多勤劳老实的山民,戴着草帽,腰间系着白色尼龙袋做成的围裙,手上戴着胶手套,用刀从漆树上采摘白漆水。听说这种漆水是天然木漆原料,每公斤200多元。挑漆人告诉我,每年五月挑漆一般不影响漆树生长。难怪我们发现漆树树干上有很多新的刀痕。在这片天然的混交林中,我们还发现有许多山核桃树,它们栖息在大岸边,树枝翠绿。那些隐藏在绿叶中的绿色山核桃树,大如青杏,正在孕育果实。据当地人说,在秋季核桃收获季节,有许多外观美丽的山核桃,是制作万文核桃的优质材料。经过加工打磨,成为最好的玩法和收藏产品,而且价格不菲。

中午,我们终于到达了关云山主峰,俯瞰着它。茂密的橡树林绵延数百英里,碧绿如海。我们漫步穿过茂密的橡树林,在阳光的掩映下,森林静悄悄的,野花遍地。有很多古老的橡树,历经沧桑,古朴典雅,枝干干枯,冲天而起,颇有韵味。有的顾腾纠结,纠结;有的人怀里抱着柏树,形态多种多样。趁着初夏,橡树的嫩叶就像刚刚展开的绿棕榈,让人感到兴奋,如巨型绿伞,瀑布。可爱的小松鼠,看着我们这些不速之客,冒险进入它们安静的领地,从橡树枝跳到橡树枝,一直看着我们。是的,橡树的根深深扎根在土壤里,橡树的叶子融合在云里。它用铜铁棒,坚决抵御太阳和风、霜、雪的侵袭。我认为这是橡树的风格。就在我们眼前,这棵古老的橡树,似乎是一个传说,一首经典的古诗,或者一幅淡淡的水墨画。

当我站在关允山的古橡树下,不禁想到关允山的那棵树也是一棵英雄树。当年,卢凌洛工作委员会在关允山这棵大树下召开了著名的“黑山大会”,指挥卢凌洛三县人民进行艰苦卓绝的革命斗争。在关允山周边地区,红军吃野果,喝泉水,发动群众,打击敌人,与当地人民建立了比关允山还要高的深厚友谊。

是的,一个英雄的冠云山,一个英雄的冠云树,都会深深的刻在我永恒的记忆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