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梅送货上门 |作者: 彭瑞高

  • A+
所属分类:伤感故事

那天老纪来会计室查账,正在和我聊天。杜汉卿兴冲冲的进来笑着说:“徐春梅明天要来看我妈,我要留下她吃饭……”老纪说:“这个应该是。”杜汉卿说:“我妈……想请你们俩和我一起吃饭。不知道会不会给你这个面子。”

我和季老面面相觑,一时无话。我理解旧赛季的困难。他是西村的队长,大小是领导;而杜汉卿说是“下放干部”,天知道;虽然这一段画在墙上画得很好,为西村和老季赢得了很多面子,但是他的“前科”跳进黄河也洗不掉。

老纪抽了几口烟说:“杜汉卿,我想和阿鹏商量一下这件事,回头给你答复。”杜汉卿看到老季皱着眉头,脸上的笑容凝固了。他尴尬地离开了会计室,说:“那你可以讨论……”

杜汉卿的出现让我觉得有些不忍。老纪问我明晚要不要去,我说:“瞎婆婆难得请你陪她吃饭。如果你拒绝,似乎有点不厚道。”我拿起一根老季的烟,却用力抽着,说:“是原因,但你知道杜汉卿是……”。我说:“不管怎么样。一个40岁的男人,陷入了这么多年的困境,终于遇到了一头大象。你的队长帮了他一把?他看着这个瞎了这么多年的老娘,最后看着这一天,你不帮她一把?”

老季节,他抽烟越来越凶。抽完烟,他用大拇指掐灭烟头,说:“看在瞎眼婆婆的份上,我们陪他一次吧。但是,你叫杜汉卿安静……”

第二天晚上,直到天黑,杜汉卿才悄悄地骑自行车送徐春梅回家。这时候上菜,有酒。盲人婆婆摸索着绳子,让杜汉卿带她去徐春梅。她说,“妹子,我瞎了。请让我感受一下。”徐春梅伸出手,让盲人婆婆摸摸她的手;并且把脸凑在一起,让她摸摸脸。摸着摸着,盲婆婆说:好了好了,手掌有老茧,习惯了生活“;脸挺嫩的,是个女孩子的脸……”徐春梅羞涩地说:婆婆,我好胖啊,一百“五十多斤!”盲婆婆说:是,是,一“150多斤,一定身体好……”杜汉卿转身递过一个花袋子说:“穆知道牙齿不好,就买了桃酥和茯苓糕。”盲婆婆接过花袋子,一手抱着徐春梅,说,“让你花钱是罪过。快吃,快吃!”只是脸上的笑容。

开心又安静,这顿饭被邀请了。送到徐春梅后,杜汉卿回来对我们说:“你们陪这顿饭真是做了“功勋。””我问为什么,他说:徐春梅一路走“,队长和会计过来陪我吃饭。看来你杜汉卿演得不错,人缘也不错。”老纪说:那么“你们的婚姻定了吗?”杜汉卿说:“不好说,有一点我不能说……”老季说:有些东西很酷“,不要扭捏。”杜汉卿说:徐春梅不“,只说我的小屋太小……”

我看了一眼老季说,“怪不得。西村还有哪栋房子住小屋?”老纪问杜汉卿:“如果村里同意让你翻房子,你有钱吗?”杜汉卿算了一下说:“不够,需要借一些。但是,再过两年,我一定会还清的。”老季说:“好吧,明天我开个班子会讨论你家。这件事涉及宅基地,需要上报大队和公社,有点复杂。……”杜汉卿说:“不要紧,我买得起。”

春耕前,杜家小屋终于要装修了。在房子建成的那些日子里,徐春梅每天都来帮忙;在她洗完最后一碗的那天,她和大家说了声再见就回去了。老季这一天喝多了,杜汉卿也喝多了。他们在大舌头喝茶,听他们的谈话

老纪说:“你为什么把徐春梅放回去?”杜汉卿说:我妈让我送她回去,“说别担心家里老人。”老纪说:“你盖了新房子。如果能离开徐春梅过夜就好了!”杜汉卿说:“我还没领证,不能。”老纪说:“谁说不行?只要我同意。”杜汉卿说:我不会上你的当。“老季!我活了40年。我活不过一两天吗?如果你今晚真的离开徐春梅,你得说我又犯了一个错误。”老Q:怎么了?“杜汉卿说:人生错了!”“ ”

老季笑,大家都笑,杜汉卿笑,连瞎婆婆也笑。杜家很少有这样的笑点。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