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我不敢想 :学者: 马云丹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我不知道,但我没有。为了欣赏美丽的花朵,我在报复中被春天踩了脸,长出了一颗含苞待放的青春痘。下巴上,时不时疼,还拿我开玩笑。

我,我知道怎么穿,没关系。痛是痛,反正没人能代替我。其实含苞待放是痛苦的。真的。不动就疼,动不小心就疼。不,没关系。那又怎样?该怎么办,还是该怎么办。

换句话说,当年我年轻的时候,没有长几颗痘痘,以至于青春有点烦躁。现在想想,唉…,有点失落。没心没肺,只是拿青春当副业,真丢人!裁判判我丧偶,离远点!

现在,菊花来占领土地,斑点来参加聚会。这张原本湿润丰满的脸,被这些流氓害了。此刻,痘痘来看热闹了。不地道!

还有,还有,看那个时间小偷,在温暖的阳光下叉着腿躺着,眯着眼看着老鼠的眼睛,手里拿着一根树枝,在它的时间尺度上拾起丰盛,表现得像个挑衅是非的奸诈之人。我用高度近视的眼睛,鄙视!

慢慢的,夹杂着沧桑,牙齿有了一个基本退到二线的状态,对于它来说,腐烂实在是难以忍受。偶尔被邀请,就是狂妄自大,神经兮兮地用针扎,躲也来不及。

我只是在那些天平上,被人推来推去,把自己从红富士杀成黄花菜。后来,我有幸赶上了一段美好的时光。我把瘦当成了我的美,不知何故设法在人们面前晃来晃去。只是每一天,你都要重新刷一遍脸,才敢出门。你害怕让一张脸看起来不好,引起愤怒!不敢张嘴笑,怕自己不识抬举的牙跳出来捣乱。

去年穿的衣服今年已经不在了,我依然深爱着。日月,窃窃私语了几声,偷走了所有的灵魂。衣服那么灵动,时髦,漂亮,性感,冬天也睡过,也成了春天的边缘。那些捡野菜的女人,只是生活踏实,谁会拿给心上人看。说不出是怎么回事,又是一幅美好的景象,就是有点伤感,萦绕在心头。

更奇怪的事情,有一天突然发现有一个微小的影子在我面前移动,飞来飞去,左跑右跑。据说是飞蚊症,是自然衰老现象。这个身体里的所有细胞都在慢慢背叛我真诚炽热的心。

那个茶壶总是放得很高,以免损坏它的精致。突然发现盖子上有个伤口,都是棕褐色的痂。这是什么时候的伤?都不知道。感觉无辜的不是茶壶,而是我小心翼翼的心。

床上的被套又轻又旧,纤维又细,像是抖的时候尖叫撕裂。所以我总是轻轻的摊开,然后轻轻的折起来,生怕它发脾气,不管不顾的洒出来。我很笨拙。我不会缝纫或修补。不知道大小。不知道怎么买新的。如果买新的,怕这个半旧嫩的身体配不上新的。彼此在黑夜里,纠结,震撼了我的梦,多么不值得。

我再也不敢想那一年了。一想到那一年,就觉得自己被岁月抛弃了。但我总会想起那些半新不旧的日子,像看黄皮书,内容还清晰记得,却不敢一页接一页的翻,怕不小心翻了。毕竟经历过太多风雨,太多曾经的时光都抵挡不住时间的侵袭,都是又深又浅,或者说是缓慢而脆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