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荆是个比喻 ,转载人: 疏泽民

  • A+
所属分类:名人故事

我总是遇见牡荆,在远野,在山岗,在夏天,在斑驳的深秋。

没有人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也没有人会停下来盯着它看。太普通了,被无数双眼睛忽略了。很多人不知道它的名字,但我知道它,它也知道我。小时候在老家,天天处理。我怎么会不认识?

山坡上,田埂边上,屋前屋后,随处可见,树枝松散,样子奔放。早春,当其他的树苗和灌木还在沉睡的时候,牡荆就迫不及待地要折断它的花蕾,它的五边形的叶子就像春风的绿色旗帜,散发出淡淡的香草气味。荆条遍地都是,绿色的枝叶软软的足以掐出水来。经常被一对对小手刷走,扔到篮子里。干燥后,用作药枕或堆放绿肥的原料。

牡荆长得快,春天拔的苗长得一人高,夏天郁郁葱葱,让人感觉整个元爷都绿了。在这片绿色中,你会看到一串米粒大小的蓝紫色花朵,一朵挨着一朵,像一串紫色的手镯。蜜蜂、蝴蝶和瘦小的蜻蜓在花丛中翩翩起舞,给它们一种清香。夏天的傍晚,蚊子开始移出。母亲拿着镰刀,走到房子后面的山脚下,砍了几棵多叶的牡荆,捆成捆,埋在用暗火燃烧的锯末里抽蚊子。带有淡淡药草香味的烟雾慢慢升起,萦绕在房间里。刚才嗡嗡飞撞的蚊子少了,可以睡个好觉。

夏末秋初,牡荆长成一根粗大的食指,枝条上长满了一簇簇胡椒样的谷粒。秋天的颜色越来越深,牡荆种子变得又硬又软,颜色从深绿色变成深棕色,有光泽,饱满,像一颗小药丸。风一吹,就倒了。有些种子被鸟啄走了,但大多数藏在草丛和土壤里。第二年春雨湿了,牡荆幼芽又生了。

牡荆耐旱、耐寒、生命力强。秋冬时节,山上的一些松树和柴火干枯成褐色的植物标本,但牡荆并没有死,山顶散落的树叶预示着不屈的生命。秋天,我们砍柴晒了十几个晴天,其他的柴火都枯萎成一大片锅巴,黄荆却没有。她用指甲抓破树枝的皮,依然显示出生命的淡绿色。冬天有些茶树、樟树冻死了,黄荆却一点也不怕。无论冰雪裹得多厚,来年春天依然青葱翠绿。

牡荆是落叶灌木,不能变成木材,只能当柴火。这几年的国庆节,回到乡下老家,不得不帮妈妈把房子后面山坡上的牡荆砍倒。庄子里的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到处都没人砍柴,所以早就把山屏蔽成了茂密的绿色帐篷。牡荆不易折断,但镰刀倾斜轻轻一割,就断了。就算拇指粗,也受不了镰刀。割下来的牡荆,放在山坡上晒干,直到腊月,剩下光秃秃的树枝,成了母亲火炉下的好柴火。

牡荆的种子秋天成熟时,轻轻一碰镰刀就会掉下来。长假回城时,牡荆种子往往藏在口袋、袖子、鞋子甚至头发里。我把这些老家的牡荆种子种在一个废弃的花盆里,第二年春天,一两棵牡荆树诞生了!花盆里种的是土里土气的牡荆,我遇到的人都很惊讶,但是我毫无理由的喜欢。

在我看来,牡荆虽然土气,但脚踏实地,透露着家居生活的温馨。从古书上得知,在旧社会,穷姑娘没有金银首饰,就摘下牡荆枝戴在头上,形容为“荆簪布裙”。小时候头上戴帽子是个游戏。没想到,古农妇居然早就想到了,让我对牡荆产生好感。对我来说,牡荆就是一个比喻,有地方,有民间,有家常,简单的就像老家的亲戚。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