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故乡 投稿: 漠上烟

  • A+
所属分类:惊悚小说

一个孩子的悲伤,就像一阵风吹过一条小河。因为河水浅,只出现一点点浅浅细细的涟漪。你连看的时间都没有,那细细的涟漪消散的无影无踪。

{1}

我出生的村子也被认为是一个大村子,我家属于村里的一个大户人家,子孙兴旺。

父亲家里有六个兄弟姐妹,排行第一,我是父母的长女,自然是爷爷的大孙女。但是,即使“是个高尚的人”,除了得到父母的一些关爱之外,我家其他人,比如和我年龄相差不远的三姑六婆、二叔,还有那位令人敬畏的爷爷,甚至我的奶奶,都没有受到他们的任何关注,至少让我觉得我存在于他们的心里。

记忆中,我带着三岁的弟弟,满街玩,满山跑,饿了。偶尔有点小运气,偷偷听了很久奶奶的门:爷爷不在家!然后,姐弟俩怯生生地进了院子。

奶奶的院子里有一棵葫芦梨树。我进去后一定是无法把视线从那棵树上移开!

奶奶一定说了:还没熟!看,看,不熟!吃不下!

虽然我不说话,但她还是知道我在想什么。每次说这话,我还是执着而贪婪地盯着梨树:明明可以吃!几个梨子好大,闪着明亮的绿色。好像谁都能想象把他们咬下去是多么的酸甜苦辣!

每次奶奶都从地上捡起一个干梨,想让我看看青梨的味道,证明是不可能吃的。我知道吃不下,但是弟弟忍不住拿过来咬了一口:呸——然后吐了出来。

就这样,奶奶终于让我们姐弟两双梨树死掉了。有一次,她说,等你熟了再说。这句话给了我们无尽的希望。从那一天开始,我们每天都在期待日落日出,只是等待,等待,等待夏天过去,等待长大……

既然葫芦和梨不能吃,那我们还是饿了吧!奶奶看到我们没走,会问:你不回家吗?快中午了。

我说:“奶奶,我饿了。给我两片干粮。

奶奶听了,急了:家里哪里有干粮?没有!

我不愿意看房子里的卖大麻柜台。奶奶急忙进屋去掀盖子,果然!锅是空的。锅里只有铁箅梁孤零零地立着,上面散落着几块蒸熟的玉米皮。

我还是不甘心,抬头看着插在半空中门框里的栅栏。

奶奶嘴里说:“没有,真的。”她毫不犹豫地拆掉了空中的树篱。“快看!”!真的没有干粮。

我踮起脚,向旧栅栏里望去。我希望我有一块干粮!连玉米饼都行!

结果有一个小小的,风干的黑饼,明明是人扔进去的,谁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最后我们姐弟俩伤心地离开了。

从此,那是我最后一次有回忆。我没有带弟弟去讨饭,因为外婆家没有干粮,每次回去都有不熟的葫芦和梨。

(2)

一个孩子的悲伤,就像一阵风吹过一条小河。因为河水浅,只出现一点点浅浅细细的涟漪。你连看的时间都没有,那细细的涟漪消散的无影无踪。

所以我还是每天和弟弟玩疯,过街过巷,总觉得我们村好大好大!你不能走开,就像一个大迷宫。总有我们以前没见过的胡同,石阶,庭院,人。

那时候对于年轻的我们来说,我们的村子就是全世界,全世界就是我们的村子。

然而,孩子们会对我们不熟悉的胡同、不熟悉的道路、陌生的大门和陌生的面孔产生莫名的恐惧。

去外婆家的路上,路过一个有后院的房子,平时几乎看不到他家的门,也很少看到这个房子里住着谁,长什么样子。几乎每次路过,大门都是关着的,静悄悄的。神秘的气息笼罩着这里的草和树,甚至一片瓦,仿佛有眼睛,躺在那里看着你,走来走去,一旦你走远了,它立刻就变成了白胡子的老人或者拄着拐杖的老妇人。房子后面有一个满是梧桐树的院子,遮天蔽日,梧桐树脚下杂草丛生。夏天杂草丛生,可以达到半个人的高度,总觉得里面藏着无数精灵。

每次走到这房子门口,我都会领着弟弟在门口停一会儿。有时候会偷偷爬上来看看后院的树和草,希望能找到神奇的东西:兔子吃草?会唱歌的鸟?美丽的仙女?可能是突然发现的吧!直到现在,在那个后院搜索偶尔会在梦里重现。

当然,晚上回家,如果天黑了,一定要绕道而行,不能离开那个家。你无法想象,风吹着整个小树林里发出一声巨响,神出鬼没,奇形怪状,惊天动地。好像梧桐树晚上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怪物,随时会向你扑来!那看起来像白天的草,随着风的起伏而咆哮,在黑暗中瞬间变得张牙舞爪,狰狞无比!只有一次,我快步走过去,紧紧握住哥哥的手。我故意没看没听就跑过去,回家了。

童年时的这些恐惧和不理解,都出现在梦里,甚至是当年的那些树。我还是那样年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