锻铁 写文: 雪潇

  • A+
所属分类:惊悚小说

那时候我们还小,经常一起抽烟喝酒大声说话。聊到半夜,经常聊到失败的初恋:“说实话,一次见面之后,我只是轻轻握了握她的手!”而我们在最后半个晚上所谈的,往往是家乡和国家的大事。我们在客厅里逐字逐句地交谈。激动的时候,我们挥舞着拳头,发出很大的响声,像锤石头一样隆隆作响。厨房里的妻子嘲笑我们:你不是在说话,你是在打铁

打铁?就是那种趁热打铁的钉子?朋友们面面相觑,笑了:“如果真的是趁热打铁,那就叫坑涌,不过是软绵。”这话在嘴里说着,心里却早已响起了打铁的声音——,记忆里早已充满了火花。

小时候上学路上经常站在县城吊桥口的铁匠铺前,看着那些人赤膊打铁。黄永玉的《蜜泪》写的是打铁,说:“徒弟拿重锤,师傅拿小锤,似乎不公平。其实小锤子是音乐指挥的指挥棒。三个人按照一个命令打了起来,打着火花,威严地回家了。”他趁热写的,正是我看到的趁热打铁。

每天打铁的时候,铁匠似乎都在给自己做一块铁。不,他把他原来的铁块——变成了另一个铁块——。铁匠全是铁,表现在脸上,绷得紧紧的像个鼓;表现在他的动作上,简洁直接,没有水分;用他的话说就是字硬瓷,不堪。

当时的诗人嵇康写诗,就像黄永玉描述的那样,喜欢在村口的大树下趁热打铁,展示自己的高超技艺。有一次,一个他不喜欢的人来这里和他说话,但是他给了一个人下舞台的机会:他不回答,他不在乎。他只是在打铁,好像他弹得很好,停不下来,像一个在唱歌的歌手,像一个停不下来的舞蹈演员。人会面对,不得不白走,于是他在锤子的起落间隙问了一个问题:“看到你看到的”?男的恶狠狠的说:“看到什么就走开”。嵇康坦率的结果是,嵇康最终为他的坦率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如果那天他不趁热打铁,一切可能会不同。

趁热打铁,写诗,这些都是危险的事情,有时会造成错误和伤害!然而,当代女诗人李·却对此视而不见。她危险得足以写诗,但她热爱打铁的手艺。她说:“爱上了铁/爱上了一门手艺。爱上那种味道/率先发出放纵的香气……”任何接触过铁的人都知道铁有气味。铁是无私的,但铁有气味。去过一个工厂的车间,但是铁的味道很远:手套、车床、废铁……还有女工的手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