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雪天 |写作者: 江晴

  • A+
所属分类:惊悚小说

长江以南很少下雪,有降雪预报总是在意料之中。今年年初,霸王级寒潮给江南带来了罕见的零下十度低温,也带来了大范围降雪。

一夜之后,外面已经是另一个世界。阳台外,晾杆上均匀堆着几英寸厚的雪,蓬松柔软,冲淡了不锈钢的冰冷和坚硬。屋顶,道路,静静停放的大大小小的车辆,都被积雪覆盖。最美丽的东西是那些树。琼花在常青树茂密的树叶间绽放,花的白遮叶的绿;落叶树更有韵味,有的树枝笔直,盛开;有的招数柔和,妆容优雅。如果有阳光,这些玉树琼枝的美景就不得而知了。

雪,还在下。在雪地里,有透过雪欣赏风景的,有拿相机捕捉精彩镜头的,有堆雪人打雪仗的。现在的雪人堆得那么漂亮,已经不能满足传统的一个头一个身的葫芦形了。看看这个漂亮的女孩雪人,鹅蛋脸,端庄美丽优雅。雪人女孩也把她漂亮的围巾围在雪人周围,然后和她合影。最精致的是公主雪人,波浪披肩长发,拖地长裙,连裙子上的斜纹褶皱都做得活灵活现。

公园前,有高大的树木和低矮的花朵,小桥小池,蜿蜒的小路和亭台楼阁。细黄色的蜡梅清香浮动,不同形状的绿叶充满生机。这不禁让人感叹生活水平提高了,城市建设完善了,于是有了不经意间置身苏州园林的感觉。

不知道那些在雪地里笑着跑着的孩子长大后对这一天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在我童年的印象里,一场冬雪过后,屋檐下总有几英尺的冰脊,在阳光下晶莹剔透。我们都抬起头,希望得到最长的一个。成年人为了避免遇到或者突然摔倒伤人,往往会去敲门前的那块,那些破碎的冰柱可以立刻变成我们可以伸手过去的玩具。记忆中的雪好厚,真的有膝盖那么深。有一次我妈让我和妹妹去菜园子里砍了一棵白菜,我们就高高兴兴的走了。菜园离家两三百米,熟悉的宽阔路面不复存在,除了先锋踩过的一条窄窄的雪沟。太窄了,我们走路不稳。还好摔了也没关系,起来拍拍雪就好了。雪在我们脚下发出很好听的吱嘎声,雪在阳光下特别白,特别刺眼。在白茫茫的一片中,我们花了很大的眼力才在这个菜园里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一块。最后的一条短路只能靠自己打开。下台,挣扎;还是很难把脚拉出来。第一次觉得走路好辛苦。雪下我们看不到盘子的影子。我们凭着记忆和卷心菜的高大形状准确地找到了它。打开雪,啊,里面好暖和。大白菜静静地站在雪被下,没有受到任何伤害。我们砍了一棵树,按照我妈的指示,又把雪洞堵住了,防止别的白菜结冰。

雪后也抓鸟。我们尝试过飞跃之地和荀哥的捕鸟方法,但是一直没有收获,但是真的抓到了敢进屋觅食的麻雀。小鸟一飞进房子的后门,就只惊慌地飞到明亮的地方,一次又一次地撞到窗玻璃上,很快就落入了孩子们的手中。虽然最后得到了父母的教训,然后放了他们,但想到平时够不到的鸟,现在都在我手里,我还是有些成就感的。然而,当我看到有人从田野的荒野里捡了几只冻死饿死的鸟时,我不禁感到可惜,再也不让麻雀飞进屋了。

无论是过去的贫穷时光,还是现在的悠闲时光,飞舞的雪花总能给人带来发自内心的快乐。可能是“盐和空气的区别可以模拟”,“。如果柳絮因为风而稚气”,也许是“。梅花如雪,似奇似怪”的心瞬间……。如果发生这种情况,即使遇到40年来最低的温度,也是风平浪静——。一场雪可以温暖整个冬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