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的月光 ,投稿: 熊燕

  • A+
所属分类:精选散文

夜幕降临,璀璨的天空渐渐褪去。窗前山上的树影有些失落,白昼的阳刚落入山谷。比如抗战胜利后,转业回乡的退伍军人,耗尽了青春最后的希望,看起来一片灰暗。

参加抗美援朝战争的爷爷奶奶没文化,没有特长。回到家乡后,他们在前山红场当普通工人。他刚入伍时,激情如春花般开放。在经历了枪林弹雨的惊心动魄的洗礼之后,他最终没有任何突出的成就,比如一张宣纸,从灰色到黑色,最后蔓延到不透明。

当我第一次到达一个陌生的岗位时,我叔叔和爷爷最喜欢做的事情是晚饭后去袖手旁观的窗户边,在我的家乡看月亮,所以直接和悬挂在树梢没有任何障碍。一点也不像部队里年轻女兵描绘的家和国前的月光。年轻女兵家乡的月光有些朦胧羞涩。人们总是在黄昏后姗姗来迟,登上壮丽的舞台,清晰明亮地诠释着自己的岗位。“他知道今晚的露珠会是霜,家里的月光多明亮啊!。”女兵思念家乡的时候,总是望着天空,对着不怎么识字的叔叔爷爷背诵这首他懂或者懂的诗。

世事变迁,世事变迁。现在,不知道背诗的女兵还能不能回老家?想必,她家乡的月光很美,有些清澈透明。既能温暖她长久的乡愁,又能让她漂泊的心有依靠,有归宿。

我的叔公和爷爷有长期失眠的习惯。听着妻子在窗户里激烈的呼吸声,看着月光从窗户缝隙里钻出来,他们有说不出的辛酸。16岁那年,舅舅和外公拖着幼小的肩膀去当兵。他们在风雨中度过了半生,带着枪和炮弹,生老病死过几次。在单纯的思想中,他们渴望战争早日结束,他们习惯于看到明天初升的太阳内心的波澜。他对自己的生活没有太多想法。他甚至认为自己在生活中没有固定的位置,有时很平静,有时背着枪生活。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换工作,有一天他会成为农场的一名普通工人。平静,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远离枪炮、风和炮弹,简单而平和。

坐了很久,感觉露水往下掉。我伸手想拉开薄布做的窗帘。可是,对着窗户的上层玄岳却冷清了,就像那位冥思苦想的女兵,临别前夕,走在小台阶上,徘徊在他面前,不远处,想说些什么,却又想说些什么。我的叔叔和爷爷屏息静气,一动也不动,生怕跑了她的一个音符,扰乱了她的一个思绪,更怕打破了我渴望却不敢奢望的美景。我叔叔和爷爷来回拉了很多次窗帘,但终究没有拉上。随着女战士无数次张嘴,她终于什么也没说。

走过山顶的月亮,既不招摇也不华而不实。浅浅,淡淡,像一首婉约的宋词,周围是淡淡的星星和浓浓的薄云,优雅而宁静。穿过平坦的草原,也穿过幽深的山谷。展现你独特的魅力,散发你的柔情。放轻松,不喜欢。从花到窗台,越过低矮的建筑,明暗界限不清。我叔叔和爷爷把注意力转向了边界,回忆着上级通知他们时脑子里的空白。订单就是订单,不经过协商不能拒绝但是可以接受。在战场上,他从来都不是命运的主角。离开战场,他不是人生的主宰。远处的窗户里,一盏灯正在熄灭。舅舅嘴角挂着一丝微笑:大家都以为他是这个窗口的主角,其实大家都是窗口的过客。流浪的战争生活让我叔叔和爷爷养成了家无处不在,但家无处不在的思想。这让他想起了一千多年前女兵背诵的那句““杭子店,居轩””。月亮还在,人却在不知不觉中改变。

夜越来越浓,季节的节奏越来越深。树木在心中镌刻年轮,花草在兴衰中保持生命,谁也无法理解祖辈时代的印记。幸运的是,这是一个令人愉快的季节,一切都很繁荣。远离危险,远离枪炮声的月光,穿过丛林,来到田野,洗了铅,渐渐富裕起来。想起那个女战士,远离女战士的思乡之情,远离和女战士田庚编织的奢望。抬头看着头顶的月亮,有一丝甜蜜和苦涩。张开手指,枪穿的茧正在悄然退化。曾经的怀念,在回忆中丰富,却在回忆中褪色。就连青春的味蕾也在轻轻褪去。很长一段时间,他已经失去了快乐的滋味。

“今晚,明朝人都在期待。我不知道秋思是谁。”今晚,不知道女人们还能不能提醒他?只有错过的人才知道错过的滋味。孤独的感情,只有孤独的人才知道。月半的嫦娥,没有吴刚和桂花树,她怎么改变这段孤独的时光?怀里的小白兔如何替代后羿的温暖?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