尝 ;文章作者: 朱天衣

  • A+
所属分类:名人故事

人的口味最受家庭影响,尤其是小时候父母爱吃的美食,往往成为你后来的思念,让你刻骨铭心。

在猪被大量饲养之前,内脏都被视为珍宝,当时没有被抗生素污染的猪肝甚至被当作补品处理。我记得每当爸爸熬夜写作,第二天早上妈妈都会为他煮一碗姜丝白菜猪肝汤。汤太诱人了,我忍不住看了看。妈妈总是给我一小碗汤。虽然碗里只有青菜,但香气足以满足我的渴望。这种记忆让我长大后对猪肝白菜完全无法抗拒。无论是炒菜还是煮汤,白菜永远是青菜中的首选。至于猪肝,不管是卤制的还是水煮的,都很诱人。即使是令人担忧的成分,还是让我觉得很辛苦。都是因为童年的回忆。

从小到大,我经常听父亲说起他的乡愁。醋烧鸡加一些姜末可以解决我吃螃蟹的瘾(让蛋黄清亮,保持一些嫩,就完全是大闸蟹味了)。腌制的胡萝卜和炸鸡丝风味各异,香椿拌豆腐也是家常美味。

让我爸读这个的是荠菜。从小听父亲描述它的好味道,终于明白了它萦绕在我梦里的原因,直到回到家乡。是一种说不出的,让人上瘾的味道,通过炒鸡最能表现出它的美味。在上面搜了一下,他搜了下绿虚空,下面是台湾省黄泉,我终于意识到这种神仙植物的生长期非常短,只能在冬末春初看到。我试图在自己的院子里播种,但经过几年的培育,总是不好。收藏半天也就只够炒一盘鸡蛋;后来向外看,发现它成群结队地出现在贫瘠的路边,公园的草丛里;在这一点上,我学到了很多开车的知识,但是我发现了很多荠菜的聚集地,足够包饺子了。只是很遗憾不能和父亲分享这份奢侈。

小时候的端午,我妈用标准的客家粽子包裹,蒸糯米拌炒虾仁、香菇丁、猪肉、豆腐干、萝卜干,然后用粽子包裹,蒸透。比起别人大块肉里咸蛋黄的粽子,这种客家粽子实在寒酸。爸爸包的粽子简单明了。除了圆糯米什么都没有。彻底煮熟,蘸白糖。唯一让我感兴趣的是它的形状,长长的圆锥形。被父亲命名为“胜利导弹女神”。但长大后怕吃大鱼大肉,才发现客家粽子的香味是其他学校无法比拟的。至于爸爸的白粽子,越老越能尝到香味,越有意义。纯正的糯米香,粽子的香味,浓浓的白糖,足以让人憧憬一整年。

有一次去芬兰,下飞机就听说了。几个早到的记者已经在找中餐厅了,我狠狠的嘲笑他们。——中国人总是这样。他们终于出国了,他们不喜欢异国情调的食物,但他们只想回到自己的厨房取暖。两天不想吃腊肉火腿面包沙拉,脾胃也想家了;还好我有先见之明,带了几袋方便面。晚上回酒店吃了一碗热面汤,南方真的没换。

直到第六天,我终于用嘴跟着记者朋友,找到一家中餐厅,打开菜单,吓得要命。但是包括我在内的一群六个人都没有抱怨,工作人员都埋头吃饭,菜见底了,大概是把饭锅都倒空了。

因此,当牛被带到纽约时,它仍然是一头牛。从小养成的食欲就像一个牌子,很难去掉,在中国同胞中尤为明显。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