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处的壁炉 投稿: 吴万夫

  • A+
所属分类:惊悚小说

很久没看到梳头用的多孔滤网了,突然很怀念。在我们的家乡和农村,按功能分有两种箅子:一种是传统的梳子工具,一种是蒸馒头的工具。蒸馒头用的箅子主要是用竹子或高粱秆做成平底架,下面放锅梁,上面放笼布。至于蒸馒头用的箅子,这里就不赘述了,主要想说一下梳头用的箅子。

考察百度上“子木”的标题,基本解释是竹牛骨做的梳子用具中间有横梁,两边有密齿,齿比梳子密。篦条,简称篦条,是一种齿密的梳子,又叫篦条、篦条。是一种古老的去垢止痒的美发工具。

相传春秋时期,有一个叫陈其子的人,因犯罪被囚禁。在监狱里,虱子长在他的头上。为了解决虱子痒的问题,陈其子把用于惩罚的竹板做成原来的漏网,用来去除头上的毛鳞和虱子。后来,理发师把他当成了制造多孔滤网的祖先。到了明代,人们把漏勺的作用发挥到了极致,插在发髻里作为点缀,既美观又实用。

由于漏网自古以来就是女孩的闺房,所以它长期以来被视为男女表达感情的象征性对象。我小时候接触到的多孔滤网,至今还延续着这个功能。在贫困的农村地区,许多年轻男子选择购买发夹、梳子或滤网作为表达爱意的象征。因为当时还年轻,自然缺乏这种独特的体验。

我对多孔滤网体验最深的当然是另一个特殊功能。当时由于农村生活相对落后,卫生条件差,自然成了虱子横行的年代。

记忆中,每次下课,都会有几个男生围在太阳底下,无视寒冷的冬天,脱掉棉袄,光着膀子抓内裤里的虱子。我们小心翼翼的把肥虱放在瓷砖上,然后用两个指甲压了一下,只听到“ pa ”,一点沾了我们血的生命死了“。

对于藏在衣服缝里的虱子,我们不仅可以用手抓,还可以借助“敌敌畏”洗衣服,或者焯一下。但是对于藏在头发里的虱子,父母不敢掉以轻心,为所欲为。记得邻村一户人家为了省下治虱子的钱,想用“敌敌畏”给孩子洗头,结果弄巧成拙,不小心滴到了孩子眼睛里,导致孩子眼睛迅速肿了起来,只剩下一条缝。好在清理处理及时,没有酿成大悲剧。

俗话说,从错误中学习。这样,多孔滤网得到了很大的利用,成为父母帮助孩子清除虱子的首选工具。

那时候不管男生女生,没有虱子几乎没有烦恼。我以前用来搓虱子的箅子是姐姐从市场上买的。依稀记得白天不断被虱子咬,晚上坐在昏暗的煤油灯下写作业。这时,头发里的一群小生命又开始蠢蠢欲动,让我心痒痒。我用力划了一下,但是没用。过了一会儿,头皮又痒了。

就在我无可奈何的时候,姐姐从闺房里拿出一个淡绿色的漏网之鱼,递给了我。我拿着姐姐递过来的多孔滤网,面对着方桌箅子头发里的虱子。随着头皮屑纷纷落下,几只黑虱子滚了下来。他们在方桌上呆了一会儿,突然明白过来,笨拙地逃向空中。我的眼睛很快,充满了愤怒,我用拇指盖无情地压碎了它。几声脆响,这些“寄生生活的吸血鬼”瞬间死亡。同时,我的身上也有一层鸡皮疙瘩。

不记得这张图上演过多少次了。如今,随着人们生活水平和生活条件的提高,虱子已经远离了我们的生活,炉排也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享受着干净舒适健康的生活,真的觉得今天的幸福很珍贵。

童年永远难忘,哪怕是一个小小的漏网之鱼,也让人感受到无限的感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