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向北 :创作: 归尘

  • A+
所属分类:伤感故事

秋天,古城仍然有让人浑身出汗的炎热天气。

我在去公交车站的路上走着,清晨的城市好舒服,我舍不得离开。行李箱重达数万吨,承载着离别的思念。

即将踏上另一段半年的旅程,思绪充满了城市的气息。

出租车带我去了高铁站,熟悉的面糊味从窗外飘了出来。突然想起前几天心血来潮起了个大早,悠闲的走了十里,就为了吃一碗好吃的早餐。在这样一个节奏缓慢的城市里,你永远不需要烧一把低火。我记得曾经有人告诉我,这是一个很简单的城市。她平凡但不平凡。不经意间你会经常看到吸引你注意力的东西。也许你已经离开了,但是当你过了很久再回来的时候,你会发现她还是那个她,就像几千年前一样。她是埋藏在古代历史书里的故事。曾经是什么,以后会是什么。

当汽车经过清源山和大平山时,我抬头一看,山顶上乌云密布,人们看不到老君彦和郑成功形象的存在。萦绕仙境的水雾透过镜头模糊了我的视线。开元寺早上用梵语朗诵,隔绝闹市区的喧嚣与离别。

高铁站一如既往的挤满了旅游团,导游就像千军万马中的指挥官。一个中年人在出口问我古城墙要去哪里?我向一个方向伸出手指。“往前走到公交站,坐801路车,在第五站下车,路过左转,直走50米。”

这位先生愣住了,突然大笑起来。

上了车才反应过来。我以为他的口音是北方人。我也笑出声来。我在北方呆了一年,却习惯于给人指路“来回”,还是分不清东南西北,仿佛骨子里有什么东西难以改变。

就像是悉尼的一个朋友发来的一封信,里面也讲述了他初到异乡时的不适。信中附有他去堪培拉时写的一首诗,诗中写道:靠近堪培拉/一路向西/一路沉默。

他往西走,但我下面的车是往南走的。

也许是我在书上看到的那场又冷又大的雪,我无缘无故地坚持要去北方。我也在温暖和拥抱中爱上了北方城市。

在南京坐公交,坐老式火车。汽车像蛇一样扭动着,穿梭在森林中。车厢里挤满了人。我抬头看窗外的世界,雨水斜斜地穿过玻璃,与窗外的寒意一起,包裹着逐渐变冷的绿色。

我在车厢里遇到一个小女孩,好可爱,我都舍不得碰她。整个旅程像糖果一样粘着我,直到我在安徽下车,有些勉强。记得有人跟我说,她说她曾经看过的一本书里有一句话“这个世界上有两万个人,你一看到他们就会喜欢,但有些人可能永远看不到一个”。当时我回答她说,原来有这么多。不过后来想想,2万其实也行。你可能因为友好而对一个人有好感,也可能因为孩子太多而吸引不了一堆孩子。这一切就像,就像可以有很多人,就像春天花开的时候,这一切都会很美好。

一路向北,路过很多没尝过的城市,江南说“人生大概就是这么一趟。你把你的包放在你的车里,沿着一条长长的路行驶到地图上一个遥远的城镇。你没去过,只听说很美。”但也许最真实的是把思绪留在很多地方,而不是无论如何都要去那里,就像在上海待了几天就再也不喜欢了一样。看着看着,都是钢筋混凝土做的,那么近,那么远。抬头望去,只有被摩天大楼切割的整齐的天际线,隔着玻璃和地板,让人觉得MoMo。

我在沉睡中猛然惊醒,眼前仿佛布满了群山。雨水汇聚成一个巨大的场景,从天空打在窗户上,透过我的眼睛椭圆了整个世界。

一下子就迎来了我在北方的秋天,大雨滂沱,清晨街道冰冷。

北方的秋天总是让我对家乡冬天的温度感到无助。日夜下雨,无论是大雨、中雨、小雨还是阴雨,都有北方特有的萧瑟。总会有人跟我抱怨怀念亚热带的温度。在北方的秋天,人们每天都要穿长袖衣服,晚上躲在床上仍然可以感受到冷空气。

我总是笑着说,习惯就好。

毕竟你在另一个城市,周围都是一群生活习惯不同的人。你不能改变他们,但你必须改变自己。即使窗外还下着大雨,你也觉得有些惆怅。即使你想去阳光明媚的加州掩饰悲伤和厌倦,总有一天你会回来的,你会适应一切。

我想我会继续怀念故土,继续热爱北方,继续一路东、西、北、南倾斜,像骑着曹操的影子一样奔跑,继续我未来的征途,去追上光明和时间,追上我所爱的一切。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