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记得小时候钓鱼 写文: 陆地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我的家乡东临水,西临湖泊,河沟纵横,水产品丰富。小时候最喜欢钓鱼。星期天,我和朋友去河沟钓鱼,摸虾。河沟里的水清澈如镜。在水里游泳一点都不怕人,有时候还会把我们的小脚吃了。当时没有打捞工具,我们用柳树做了一个大篮子,用绳子固定在周围,就做了一个简单的打捞柳树郑。河流中的一些浅水区已经成为我们捕鱼的地方。我们腰间系了一个柳条做的小鱼篓,手里拿着自制的钓鱼柳郑在河沟里钓鱼。

有一种大小一样,三角形的尖刺,分别长在身体的左、右、上部,上面长满了黄鱼。我们都叫它吴哥鱼。这种鱼很丰富,很刺。不小心刺伤了手,会很开心的。有些朋友会在你被刺的时候哭。大人经常告诉我们,如果被吴哥鱼捅了,在被捅的地方小便不会太痛,手会被它捅几刀。

另一种鱼是乌龟,老人称之为乌龟。乌龟被完全覆盖,它的头经常伸展和收缩。一旦它咬了什么东西,它就不会松手。俗话说,“龟壳咬到天亮。”但是只要它咬了你,就不要慌。把乌龟放进水里,它会自动松手。夏天,甲鱼开始繁殖。每次爬到岸边产卵,它们总是伸长脖子四处张望。当他们看到周围没人的时候,就会迅速打开四颗瓜子的土,然后下蛋,用土盖住自己的蛋,以免让别人发现。因为我们对我们生活的湖边甲鱼产卵的习性非常熟悉,所以经常偷偷躲在芦苇丛中观察甲鱼产卵的情况。甲鱼离开后,我们会把它们的卵全部取出来。

钩甲鱼也是我们小伙伴的最爱。工具很简单。把铁丝剪成几英寸,把长期家里的接鞋线横着系上,然后用鸡肝或者猪肝穿在铁丝上,在晚上甲鱼经常出没的水里放几个钩子。第二天早上,我们开始拉钩收钩,总是钩到一两只贪吃的甲鱼。当时的甲鱼大,有肉,但是不值钱。他们小时候经常吃。长大了就不忍心再吃了,因为乌龟很值钱,要卖钱。我的家乡有乌龟。当时海龟很多。经常看到它在山脊、河沟、柴火滩上慢慢爬行。只要我用棍子一碰它,它就会把头缩在龟壳里。因为成年人经常告诉我们乌龟是不死的,不能吃,所以我们很少抓到它们。有一次,我们的孩子在柴火滩上放鸭子,我们就把抓到的三只乌龟清理干净。像个大人一样,撒点家里带的盐、葱、姜,然后用我们找到的干柴烧一个小时,看看锅里煮的乌龟。我们用树棍捡起来咬了一口,才发现味道比乌龟还美。从此我们也爱上了吃龟肉。

每年黄梅初一,老家的雨急,雨水溢出田埂往往不需要多久。湖泊和河流中的草鱼然后沿着在小运河和圩田里挖的排水孔游动,寻找食物。这时,我们一出校门,就拿着洗衣篮,光着脚,头顶着一块尼龙布,向小运河或圩场跑去。我们发现了鱼的痕迹,迅速扣留了洗衣篮,钓到了一条活泼的草鱼。不一会儿,就收获了两三斤野生草鱼。晚上,红烧草鱼是家里的一顿美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