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之爱 :笔者: 刘燕成

  • A+
所属分类:精选散文

樱花终于开了。在这个春末三月,我终于等到了白雪。这是一个充满树木的清泉。

昨夜一个雨夜,花香开始渗入书房。当时我正在读冰心的《樱花颂》。我仿佛闻到了书上樱花的芬芳,双手颤抖着,摇摇晃晃。春天的影子似乎在我眼前晃动。于是我的心开始涨潮,不再像以前那样安静了。我干脆把书放在书柜里,也没多想。我还没来得及开窗,就遇到了这美丽的樱花。

花儿把头伸出窗外,伸入我的书房,清澈的雨水还在白色的花瓣上流淌。不,这种湿模式更痛苦。因为潮湿,花越来越饱满。风来了,沉甸甸的花左右摇摆,香气扑鼻,于是变得更加猛烈。不一会儿,满屋樱花。

三月的黄昏,总是那么深,被雨雾包裹。那天晚上,它像墨水一样被黑色浸透了。晚上总想找点事做,不能白白浪费了这三月美好的春天。阅读似乎是我度过夜晚的唯一方式。一边读书,一边向往着早晚要来的春天,心会膨胀很多。当然,三月之夜的阅读,其实不仅仅是一本书,更是一种关怀或期待。但是今年三月,我还没有看到樱花,心中的思念和期待一直在,让人感到痛苦。

所以,三月的每一天,我都要去看一看窗外的樱花树。每一次,看到他们光洁的枝头根本没有恋爱的意思,心里就开始怨恨,讨厌那天晚上来的春风弱到连樱花都吹不开。当然,我还是担心那细细的樱桃树枝没有在花丛中吐出春天的颜色。虽然樱桃树的树枝很小,但现在是三月底,所以花早就应该盛开了。很长一段时间,我站在樱花下,沉默不语,只是因为我没有看到灿烂的樱花,哪怕只是一朵。所以,灵魂的痛苦时不时夹杂着莫名其妙生长出来的悲伤,疯长,想哭,却无泪。

现在是三月。春天已经来了。樱花迟早会开的。很多时候,我安慰自己。反正我看不到樱花,但是可以看到其他的花。我差点忘了窗外那棵樱桃树的树枝。但很多时候,看到薄薄的樱桃条往往是痛苦的。我想,我日夜怀念的樱花,都是这些细细的樱花枝孕育出来的,我不应该讨厌它们。我应该拥抱他们,和他们一起等待美丽的春光,悠扬悠远的鸟语,不经意间遇见的蝶舞。虽然樱花已经很久没有开放了,即使春天已经到了三月底,总之,一些山鸟已经开始唱春天的歌,一些蝴蝶也早早地跳起了春天的舞曲。他们是春天的使者。

今年三月,我经常没完没了地想与春天和樱花有关的事情。一想到他们,我的眼泪就开始泛滥。早先也是这样的春天。樱花在梦里沉了很久,没有开花的欲望。母亲坐在老房子外面的橄榄树上,看着树上光秃秃的樱桃树的枝干,沉思着:樱花睡过头了,灾难不好;樱花醒得晚,庄稼就要停产了……母亲一遍又一遍轻声呢喃着,我看到母亲的两滩浑浊的泪水顺着脸颊滑落。毕竟我年轻不懂事。当我看到母亲啜泣时,我仍然说不出任何安慰的话。我只是不停地钻进妈妈的怀里。如果不是,那年十月,我妈走了。那个悲伤的瞬间,仅仅是三月樱花凋谢后的七个月。虽然从那以后母亲不再遭受疾病和贫穷,但在我心里,一个永远无法愈合的伤口开始流血。无数次,我一遍又一遍的咀嚼着妈妈的话语,害怕再次遇到突如其来的三月,看不到樱花的影子,我会哭。

毕竟樱花开了。借着书房的灯光,我终于看到他们长出了一棵白色的树。窗外的山梁虽然隐藏在夜色中,但我能清晰的分辨出绿岭是绿色的,其中,有星光的白点一定是樱花。不知不觉间,一股吉祥的气息扑面而来,我想起了唐人李商隐的一句话,说的是“悼郑之处,行色匆匆,樱花常挂岸。”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