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和石娘子 ,写作者: 停雲軒

  • A+
所属分类:惊悚小说

此刻,奶奶睡着了,在我身边。橙色的台灯下,奶奶只是听着收音机,静静地躺着。

薄薄的被子让她瘦弱的身体保持温暖,侧面的线条像一座座窄窄的山,明显是剪的——奶奶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瘦了?

奶奶均匀而微弱的呼吸从我耳边传来,我琢磨着明天带奶奶去晒晒明媚的春天会更好。——在我的家乡,奶奶习惯于走路。

我们的家乡是一个叫杏树的海边小村庄。十几年来,每天黎明前,奶奶都会起床,沿着村边的小路散步,看杏树开花结果,她还在秋风中。也许,她会路过村子后面的农田,远远地看到从爷爷的坟墓里长出来的楝树,在蓝色的晨雾中一天一天地伸展它的树枝,改变它的轮廓。我想她也会在村头的小石桥边休息一下,回来的时候会把石磨上的落叶、麦秸、干草一扫而光。

石头跑步机存在于我家大门的南面。多年来一直很安静,几乎和周围的麦秸垛融为一体,有点简陋甚至荒凉。下雨了,不知道石磨下躺着的是谁的狗;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奶牛在石磨边节俭地咀嚼着干草,看上去很平静。我的弟弟妹妹们在村子里跑来跑去,不时跳上石磨盘站在上面,骂贼为王。他们无法理解这样一个既愚蠢又沉重的怪物。在成年人眼里,以前是那么轻,那么方便,一个人就能推。几个回合下来,几十斤小米脱了糠,成了黄灿灿的小米粒,细米粉。空气中飘着清新浓烈的红辣椒味,鼻孔里喷嚏声,耳朵里传来的人的笑声,用木棍推着石磙一步一步走一圈的脚印,都是我脑海中对石磙的印象。

那是一段闪亮的童年记忆!小麦收割后的傍晚,我们一家人吃了晚饭,都摇着蒲扇在院子里的老槐树下乘凉。门外,人们开心地笑着。当时,石头跑步机看起来如此壮观,以至于它们吸引了来自方圆几英里外的人,他们很高兴从事这样一项比农业轻得多的活动。人,你帮我,我帮你,互相配合。当有人口渴时,奶奶只是简单地拿出锅和碗,就好像他们是自己家的客人一样。粮食还仓,牛羊还圈。农夫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踏实。他磨一罐新鲜的辣椒面,配上新的小麦馒头,别提多好看了。

日子过得很匆忙,奶奶脚下似乎有一阵风,不要停下来。她带着柴火在锅里做饭,拿起锄头锄去菜地里的杂草,侍候院子里的鲜花,匆匆走过路边稳稳的石碾子,走过许多安稳的日子。人们像一阵风一样向前冲去。有了电磨,石辊闲置了很多年。没人管,磨重不再转。它也觉得没用。

有一天哥哥们在门外玩耍,突然神秘兮兮地跑来告诉奶奶,他们在铣板下看到了几个字——“康熙十年”。奶奶拍拍围裙说:“这个石磨是古董。几代人以来,我们一直依赖石磨和石磨。高粱、黑豆、大豆、玉米都可以磨成面粉。博物馆里有一块巴掌大的石头,国家得好好保护。我们不能被石头跑步机如此虐待。”于是奶奶下定决心要修。我说:“奶奶,这是大事,何必计较呢?”奶奶说:“不,太神奇了。看到的时候,是一种担心。”

修理石磨花了很大力气。奶奶找到了村里最好的水泥工人,丁允儿爷爷,对他说:“你要是修我们的磨,让这些孩子过年多给你点人头。”二爷说:“怎么了?见面就叫二爷两次!”于是,村长拿出水泥和石子,二爷爷忙了半天躺在碾压板下,才把压路机修好。然后奶奶让年轻人把家里玫瑰树下的一个方方正正的石头,邻居家的石头,村里最整齐的两个石头,都放在磨盘下面。正好,村长的一户人家盖了新房子。奶奶请了那家的焊接师傅,把平时积攒的钢筋拿出来,固定好轧机的机架,辛苦了好久。村民们又一次聚集在石踏车周围,惊喜地看到石踏车能在两天内再次轻快地旋转。国庆节有两家人去卷辣椒面。

后来,我在一个海滨城市找到了工作。一个人吃饭没味道,总是怀念家乡石磨生产的辣椒酱。奶奶总是想我。去年国庆后,她跟着我走了几千里。然而,奶奶一天大部分时间都找不到扬声器。奶奶听不懂这里的人,就和卖菜的、扫街的、卖水果的聊起来,因为很多都是鲁西南人,地方口音差不多。每当我回到家,我的祖母就像一个刚从幼儿园回家的孩子一样,急于告诉我她一整天的所见所闻。这时,我看着熟睡的奶奶,心想,奶奶对家乡的石头跑步机那么认真。我想是奶奶想家的时候了,尽管她总是说很高兴来到这里。这一刻,千里之外的石碾子也安静了,就像奶奶和我的乡愁,我就静静的躺在我家门口,不能动也不能挪开——一切都安静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