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美 :本文作家: 今生有约

  • A+
所属分类:名人故事

在我住平房的那些年里,我骑着自行车来来回回的上班,几乎都是在那个点上,在转弯的同一个地方,有一个漂亮的女孩骑着我的自行车来上班,和我面对面,擦肩而过,一天,两天……

这样,春归夏至,秋归冬。

女孩穿着素雅,落落大方,有一个宽顶窄底的镜框,白白清爽,扎着黑色油油的大辫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见面的时候,我们面面相觑。一条种着法通的宽阔马路把我们隔开了。她从左边向东走,我从右边向西走。突然,我们擦肩而过,留下了女孩迷人的影子。

突然有一天,她冲我笑了笑,露出了整齐洁白的牙齿,我赶紧先笑了。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似乎成了我们之间的一种礼节和默契,一种等待,一种人生的需求。但我们仅限于此。我们不开口,不知道做什么,不知道去哪里。有时候晚上看腻了,就会想起那个女生。一想到她,心里就充满了温暖和蜜意。那个女孩总是给我带来思维敏捷和冲动的写作热情。住在这个小城市,我感到非常幸福和舒适。

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们几乎准时在那个角落相遇,对视,微笑,然后分道扬镳;而女孩越来越漂亮丰满,脑后的长辫子慢慢变成了飘飘悠悠的长发。不知道哪一天哪一年突然变成了大波浪卷发,那双明亮的眼睛越来越灿烂。

我们还是点点头,笑笑,然后就过去了。

当我意识到美丽的女孩们再也不会来了,那是冬天的结束,街上飘着细细的碎雪,树上裹着银丝。我突然意识到,她已经好几天没来了,心里又难过又孤独;过了很久,我有点担心那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女孩:她怎么了?有病?你怎么了?还是离开了这个小城市?每次骑自行车到路上,到我们相遇的那个街角,我都忍不住想起她。有一次我莫名其妙的停车等她,却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我已经有了家庭,也很爱我老婆。在那个寒冷的冬天,我的儿子出生了。我不是出轨的浪子,也没有丝毫的不检点,但我对女生确实有一种朦胧的感觉。我无法理解那种感觉是什么样的情感。我只是觉得我应该见见她,我希望能见到她,我渴望那个时候能见到她。

然而,她再也没有来过。

老作家严雯静说:“写童话的人都是大傻子,写的东西明显不是真的。看童话的人也傻,愿意相信不存在的东西。”一天晚上,我看了师父的话,竟然是假的对着无边的星空。我怀疑那个和我见面笑了四五年的女生,原来是幻觉,而且在幻觉里,她很可能是个漂亮的狐仙。

直到现在,很多年过去了,我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对我妩媚一笑的女孩。

“美可能存在于存在与不存在之间,美是飘忽不定的。我相信这个美……”我冥想。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