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葡萄酒 ,本文投稿: 何流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家乡的酒最醇香迷人。

去过世界闻名的铜鹅之乡窦良的人,不仅会对铜鹅的新鲜、清脆、美味赞不绝口,还会对醇厚浓烈的乡村酒如醉如痴。

我的家乡位于古城西北的一个小村庄,离城约二十里,三面环山,郁郁葱葱。在东南方向,宁静的游勒河从上游的峡谷蜿蜒而上,转向村庄的东部。多年的流水从这里的一个深潭里冲出来,一看就是几千平米。池中绿水清澈透明,水面光滑如界。驾船浮在上面,或者捞河沙。还是玩丝草,别有一番滋味。

从村东到村西,大约1000米远。人不多,只有几百户,都是穷人。中间是一条三四米宽的路,由光滑平整的鹅卵石铺成。据我奶奶说,是村东的曼爷爷任宝卿知府时修的,修了一百多年。

一个小村庄是进山的唯一地方。向西到雪峰山,进入贵州;北至长沙,东至古城。解放前去贵州做生意的商人,去红岗挑煤搬运工,路过这里的时候总是歇着指指点点。当时,叶曼的家人已经开了这家小店。

叶曼的祖父在世时,他的家庭相当富裕。到了叶曼那一代,由于战乱和各种苛捐杂税,留下的祖先已经很少了。叶曼已经私下呆了好几年了。民国初年,科举废除后,仕途断绝。因此,叶曼卖掉了一些祖传的生意,开了这家酒店。

叶曼拥有一家不同于其他地方的酒店。外地的酒叫上酒,上酒叫什么“景俊头曲”、“四川老窖”,下酒叫糯米酒、竹叶。有时候店家会加水。外地的茶有名有迹,但内容并不丰富。叶曼有一家旅馆,但里面全是当地产品,吃、吃、喝都要花3元钱。

叶曼是一个好的酿酒师。生产出来的酒最香,最醇,最迷人。听人说,那是他父母的顶头上司林教的。小时候放学回来,总是跟着林老大。虽然叶曼是个小俱乐部,但他不懂事,也没有主人架子。琳达想和他亲热,她也想把自己的技术传授给他。所以曼大师慢慢学会了酿酒的秘方。

第一,用糯米像普通米酒一样酿酒。然后根据酒精量,加一些冰糖,密封两到三个月,取出来,再用蚕豆花生慢慢品尝。存放时间越长,颜色越黄,越浓,越醇香。听听叶曼,尤其是9月9日酿造的乡村酒,然后在第二年的重阳节喝茶,这是最好的,也是最醇厚的。因此,当地人也称之为重阳酒。

林老大祖籍,无可考。是关于贵州的。我只听说在他四十岁的时候,他来到叶曼家躲避那些强壮的男人,从那以后,他就在一个小村庄里定居下来了。林死后,独攻“酿酒秘方”。早在过去,叶曼从未让任何人偷过酒。只有习惯喝农村酒的村民,才不得不掏出两个硬币,去他的店里喝一杯。

解放后,互助小组、合作、五反、细化大纲、四清、学大寨农业、改变文化生活,一个接一个的运动,村民热衷于革命,使许多人忘记了叶曼乡的醇香葡萄酒。叶曼的酒店也被砍“ ”。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总是和父亲一起去我的家乡叶曼的家,在新年那天吃几顿新年大餐。这时,叶曼会拿出秘密酿造的陈年乡村酒,切一盘铜鹅,蒸一盘香肠和猪血丸子,炖两条红鲤鱼,炒一盘蚕豆,和父亲一起细细品味人间。苍桑改变了,慢慢地谈起了过去的岁月。这样说话喝酒;喝酒,说话,然后这几年一起喝醉了……

叶曼情绪高涨时会偶尔给我喝几杯。虽然期待已久,但有时也会提到老公的警告,假装不喝。这时,男人会说:男人!不能喝酒!

我记不清是哪一年了,大概是包产到户责任制开始的那一年。突然有一天,一辆红旗车停在村东头,一个70岁左右的英姿飒爽的老人走了出来,同行的还有三四个人。村民们消息并不灵通,但是有了“红旗”和带着微弱灯光的主拐杖,以及这样的风格,可以断定

几天后,在村子东边叶曼的屋檐下,突然挂了“林佶饭店”的牌子,叶曼的酒店又开张了。

近年来,山里的人越来越富有。每天去城里的人络绎不绝。当他们回来时,他们总是去叶曼的酒店短暂休息和喝酒。卖半斤农村酒,来一盘生炒,或者一盘蚕豆,边喝边慢慢聊。这时,叶曼将它插上电源。省里的赵局长,当他是地下党,押送军火,留在我店里喝我的土酒。我现在还记得。不信?前不久,他还运了一坛给我。我不想要钱……,于是周围的人都不吃了,立刻肃然起敬,感觉叶曼长高了不少,本地的酒一下子变得醇香起来。所以经常有……

父亲搬进了城市。父亲是最好的饮酒者。每次给他买酒,他总是皱眉,不是因为酒喝起来像药,就是因为喝起来像水。我知道我爸60多年没出过村,喝惯了农村的酒。但是远离故土,哪里有本地酒?于是,父亲活不过两个月,就回老家了。

前不久,我回老家出差。好久不见,我的家乡不是以前的样子了。低矮腐败的木屋、草房、土砖房已经完全改建为红砖房。人家楼顶的电视天线也抖到空中了。一条高速公路高架桥连接着村庄两侧的高山,经过村庄,东与县城相连,西经雪峰山隧道进入怀化、贵州、长沙。叶曼的酒店是一个五层楼的房子,有客房和娱乐设施,已经成为一个真正的“餐厅”。叶曼,在九十五岁的时候,仍然有好的耳朵和清澈的眼睛,并且赢得了乡村酒的美丽。叶曼已经退二线了,儿子崔生是“总经理”,村里招了几个年轻漂亮的姑娘当服务员。村里开了几个养殖场,村后大石山洞里种了蘑菇和铁皮石斛。据说家乡铁皮石斛已经进入国际市场。

村子越来越热闹,变成了近千人的新村。只有记忆中的官道没有变,但依旧平坦,连接着村子东到村子西几千米。所以,也让我能够从道路的缝隙中挖掘出星星一样的记忆。可能是村里的后人稍事休息就进了餐厅,卖了半斤土酒,切了两盘“铜鹅”,蒸了一碗腊肠,带了一盘蚕豆。把两个朋友拉到座位上,偶尔不经意的瞥一眼官道,聊聊这里的人和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