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兴趣 :创作者: 南泽仁

  • A+
所属分类:名人故事

初霜,贝玛在这里,头上顶着个旅行包。他说他这次要休息一会儿。家里有客房,供经常来来去去的苯教僧人使用。他们起得很早,就像在寺庙里一样,在寺庙里烧香拜水,念经。年长的僧人遵循祈福的仪式习俗,在露台上烧桑葚,向四面八方吹海螺,以此来迎接大智渡的山神。这样,总让人觉得很有钱,很有安全感。

白天,我出去工作。晚上回来,给贝玛煮茶做甜品,房间里充满了热气。贝玛正在桌子上的茶几上画画,喝着茶。我拿着米拉智巴复习了一下。六七只鸟在窗边站成一排,发出响声,一只只扔进暮色里。Berma一笔勾销,用细声把米拉之巴封面上的藏文字拼出来,问,你看这一页干什么?我回了一句:“珍妮塔图玛从藏服里拿出一块红色的玉石,送给尊者马尔巴大师作为寄托。希望尊者一定要求佛法。” Bema感叹,所有的行业都不可能在成熟之前就自动消失。如果良好的根基没有被邪见、陈欣等摧毁。,每次都一定会变得成熟。贝玛继续画,佛塔的结构图,佛寺的布局图,神社的规格图...它们缺乏立体几何,看起来简单整洁。我第一次遇见贝玛,是在一次泡芙会议上。他当时十六七岁。他以一种奇怪而英俊的方式出生。他穿着一件红色的风衣,带领僧侣们手持诅咒。每一段都是他独立地把荒凉的骨头吹到空中,然后闭上眼睛喊“嗬,嗬。看到这飘渺的一幕,被挟持的长辈会无缘无故的哭。结束一次达摩会后,贝玛会闭关几个月修普瓦法,心常转生死极乐,紧锁的眉宇间映出两条庄严的竖线。

几天后的晚上,贝玛依然画画,自由写作。看到我看,他挑了两页递给我,上面画着一个弧形的石花架。这些花很大,而且都开得很整齐。他说扎巴庙在深山里,很冷。可惜牡丹牡丹之类的花不能种。否则,就像在罗布林卡一样安静。另一幅画有一个宽敞的庭院坝,两端立着一个木框架,有几双光脚朝上面的球跑去,球上有一对细长的翅膀。它们类似于绘画中的随笔、速写,启发人的心智,唤起人的思想。原来扎巴庙正在重建,这几天贝玛设计了庙的所有细节。当另一幅画交上来时,它画了一个透明的珠子,上面有淡淡的花瓣线。我说,是达米玛的红色石雕玉石。他笑着从怀里拿出一颗米色的珠子,和着温度递给我。他说,在正殿移佛时,莲花坐在一块石头上,当它晶莹剔透时,就被磨成这颗珠子。他想把它给阿嘉穿,但他犹豫了。只是一种期待,但最珍贵的还是在莲花坐的那一年。Bema的行为很平静,很克制,我捕捉不到内心的喜悦。也许是他自己的习惯,封闭了很久。我把一根红绳子放进珠子里,绕在脖子上。好像长在我皮肤上了。

临走的前一天晚上,Bema用手机把画好的图纸一页一页的拍照保存,然后走进客房收拾行李。百褶裙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他再出来的时候,把头顶上的旅行包拿出来,拿出一卷橘黄色的篷布,铺在客厅里,给我看了一个野宿帐篷。然后他探进帐篷问我,我这样像谁?我说,像天灯一样明亮的灯芯。他说,像蜗牛一样,扛着屋顶。就这样,贝玛坐在帐篷里和我说话。静修期间的一些想法和遭遇如下:在此之前,我去了凉山甘洛的一个藏族村庄,那里的人穿着藏服,戴着帆布军帽,说着类似罗罗的当地方言。他们也信仰永中博尼主义,但是他们没有自己的和尚和寺庙,但是有一座山的神。喝完羊奶和他们给我的第一口茶,我无法拒绝在山顶为他们建宝塔的理论。我答应过的。他们为我准备了足够的食物和帐篷作为我的资源。我在山上住了一个月。总是下雨。当我听到下雨时,我感到孤独。我非常想念庙里的井。雨落下的声音和钢琴的声音一样好。天气好的时候,山上特别安静,可以清晰地听到昆虫和蚂蚁的声音,可以细看它们细微的手势,让它们感知自己的思想。晚上,躺在帐篷里看着金良蔚蓝的夜空,星星满天,它们离我如此之近,以至于可以用如此华丽的手摘下来......

Berma说话声音很轻,我在听。就像我们住在一个只有两个家庭的安静村庄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