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的石榴树 小编: 微澜

  • A+
所属分类:伤感故事

就我记忆所及,外婆家院子里有一棵老石榴树,树枝弯弯曲曲,有些树枝伸到院墙外。当它盛开时,红色的花朵像火焰的云一样,在微妙的绿色中热烈燃烧,这是如此美丽,以至于人们热血沸腾。

我听说这棵石榴树是我爷爷为我叔叔的出生种的。希望他长大了,枝叶繁茂,多生孩子。1947年,我16岁的叔叔在学校报了解放军,随部队渡过黄河解放洛阳,然后带着大部队南下解放全中国。没文化没出过远门的奶奶总是担心舅舅的安危,看着石榴树想儿子。

奶奶中等身材,饱经风霜的脸上布满皱纹,勤劳的双手和手臂像石榴树的皮肤一样粗糙。她经常穿着一套自己织的粗布衣服。这件外套是老式的大翻领。在她胸前的纽扣上系了一条棉布毛巾擦汗,经常流眼泪。她穿了一条大裤腰。白色的大裤子可以说是她心中所想,黑蓝色的裤子系着黑色的打底裤。她用一双裹得很紧的脚慢慢地工作。

奶奶经常看着石榴树,看着“尖臀”花掉出来,“大臀”花渐渐长成红色的石榴树。她拿起一些最大最好的石榴,用楠迪绳串在一起,挂在洞口自然晾干。

在我的记忆里,石榴和煮熟的嫩玉米总是挂在奶奶的山洞前,枣、干柿子和花生总是放在陶罐里,对我儿子来说是美味的食物。闲暇之余,她总是站在门外眺望黄河南岸,期待着儿子的归来。

我叔叔跳槽去当地工作后,结婚生子,定居省外。路途遥远,奶奶一辈子也没见过媳妇孙子孙女。唯一的联系方式就是邮寄信件和照片。

石榴树发芽开花结果落叶,此起彼伏……

儿子回来的时候,奶奶高兴极了,把洞前的石榴拿了下来,剥下坚硬的石榴皮,剥下红宝石般的石榴籽,在儿子心里顿时甜了起来。母亲和儿子没完没了地聊天,母亲试图为儿子做家常菜。儿子去煤场拉煤,修枝修树,下河提水,推磨,赔妈妈。

在我奶奶的有生之年,石榴树年年开花,伸出墙外的花枝。好像是我奶奶在外地给儿子招手。在她眼里,似乎那不是一朵花,而是用鲜血凝成的生命的延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