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子回家了 ,发布人: 布衣

  • A+
所属分类:惊悚小说

六月,南风把山川平原涂上了摄人心魄的金黄色,五谷丰登的小麦眼巴巴地盼着跟着农民疲惫的身躯一起回家。

黎明前,父亲带着镰刀在月光下下山。露水浸湿了他沉重的呼吸,他匍匐在膝上,虔诚而庄严,像朝圣。父亲的手臂,变成了一个宽阔的半圆形,把小麦当成自己的孩子。数万小麦产量,镰刀咔嚓咔嚓,一道闪电石火呼啸而过。在我父亲身后,群山逐渐隆起。

中午,恶毒的阳光爬上他父亲的肩膀,舔着他裸露的皮肤,引起全身疼痛,但他父亲却浑然不觉。镰刀在整个大地上巡逻,父亲的全身像被洗过一样,无数颗汗珠子,摔成碎片,化为尘土。汗水滋养的麦穗,厚重,低眉,朴素。休息时,父亲抽着烟锅,用温暖慈爱的眼神抚摸着这一季的收获,仿佛在欣赏一件心爱的艺术品。

之后,在我的帮助下,一簇簇小麦装满了篮子。我父亲摇了摇他的肩膀和一根杆子,这就像龚宇移山一样艰难,他捡起小麦,带领它迁移到打谷场。沉甸甸的麦子,几乎是通过重量残酷地收紧父亲的肩膀,使它红肿。

在打谷场上,我们唱着千载难逢的劲歌,又吱吱嘎嘎地唱着老歌。在高温和碾压下,麦蒂噼里啪啦地爆炸了,麦粒从壳里剥离出来,变成了纯麦粒。爸爸不像小麦一样怕热!不然太阳越毒,他就越会站在太阳底下,让太阳把他的胳膊涂成青铜色。

年景不好的时候,麦子又干又黑,无精打采,让和他们打交道了一辈子的父亲相当尴尬和沮丧。雨水充沛的时候,小麦会被力量铆接,喝足花蜜,被力量膨胀,仿佛要产出更多的白面。无论如何,父亲最终还是会冲麦,哄他们回家。不知道是小麦征服了我父亲,还是父亲征服了小麦。麦子躺在麦子店里,睡得很香,这样宽敞的房子就不再是空的了。

总有一些狡猾的麦子,有时散落在泥土里,叛逆的像离家出走的孩子,在田野里游荡,哪怕刮风下雨下雪。父亲很细心,目光要扫过沿途每一片土地,每一个可能藏身的地方,让小麦无处可逃,无处可回。

小麦变成了白花花的面粉,滋润了一家人的生活。小麦也可以给我学费,让我学业有成。但是小麦偷走了我父亲的精神和力量,青春和汗水。一次小麦事故后,他又黑又瘦,腰和背弯得再也站不直了。

时光飞逝。如今背叛父亲的不是小麦,而是我。我离开了家乡,像一颗父亲深爱的小麦,却难以屈服。还好父亲还有地。现在每年六月,他都会兴高采烈地在山村里忙碌,按照古老的程序和小麦打招呼回家。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