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新风 投稿来源: 陈战东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街上的红灯笼一亮,你就能闻到年的味道。一年的味道是怎样的?过年的滋味是小时候穿新衣服的小鞭子,也是长大后出门过年回家的。也许过年的形式和感觉都在变,但是过年的亲情和温馨却一直在。我想谈谈元旦。

消失的鞭炮

在城市的除夕夜,人们最大的娱乐活动是看央视春晚,最让人心疼的娱乐活动是看春晚——。电视无论怎么调音量,大部分都遮不住窗外鞭炮声。然而这几年的除夕,窗外的鞭炮声悄然消失。春晚从沉寂变成了有声,家家户户隔着窗户都能时不时听到咯咯的笑声。

放鞭炮是我们祖先留下的中国新年习俗。当噼噼啪啪的声音响起时,满满的都是过年的味道。然而,随着城市的发展和人口的密集,燃放鞭炮不仅增加了噪音,而且污染了空气。早些年,一些城市试图禁止燃放鞭炮,但总是遭到强烈反对,一些地方甚至在片面的谴责中取消了禁令。但如今,随着公众环保意识的增强和鞭炮禁令的颁布,人们不仅很少提出异议,而且还真诚地赞美和鼓掌。

鞭炮声消失了,人们的笑声越来越清晰响亮。

一辆空的班车

家乡在农村的人,难免会赶火车,坐公交车回家过年。提前需要盯着手机争分夺秒抢火车票。当你上火车时,你需要推推搡搡才能抓住座位。最可恨的是车

机价格,还经常拒绝运送短途旅客。

去年,我带着五岁的女儿回老家过年。我怕女儿坐车走了会哭,就提前给她打了预防针:“等会儿开车走了别怕,下一趟车马上就来了。”但是在离开火车站后赶公交车的过程中,一切都和平时不一样了。以前大家为了抢座位都会冲到车前,但是我拉着女儿的手跑了半天才发现只有我们在跑。以前司机会先问长途和短途,再决定是否让你上车。这次他们没有问,而是看到我和孩子在一起,安排了最好的座位。过去,即使你抢座位,如果后面有长途乘客,你还是会被赶下车。这一次,直到出发前,你身后再也没有乘客了。出于好奇忍不住问司机:“过年怎么这么少人?”司机说:“私家车多,谁坐班车?”之后继续叹气:“没办法。生意不好就要跑。我的上级说,哪怕只有一个人坐车,也要好好伺候,这样才能回家过年。”我悬着的心一下子落到了地上。

四通八达的水泥路

农村过年最怕串亲。山区的村庄分散在山谷中。距离长,路难走。农用三轮车不能开到门前,老远就要停下来,肩上扛着东西去亲戚家卸货。到了这个家,不说两句话,又不敢吃,只好去了,还要慢慢开。天黑后,他们不能回家。

每年我妈都催我当天早点走,但是去年我和我哥被允许睡了一个大懒觉。先去大姑家。两年没见了。大姑非要留我们吃饭,我赶紧拒绝。大姑明白我的意思,马上说:“没关系。现在都是水泥路,你大舅家马上就到了。”嫂子慢慢包好饺子,炒着菜。晚饭后去舅舅家的路上,真的看到了山中盘旋的水泥路,像丝带一样在风中飘扬。如果你想在致富之前修路,山里人很早就开始期待交通状况的改善。但是,由于财力有限,每年都见不到路。没想到“脱贫攻坚之初”多年修不完的水泥路,一年就到了家家户户的前门。

我和哥哥走出大舅家,去了三舅妈家,小舅妈家,二舅妈家,开着车走在一条宽敞平坦的水泥路上。天黑前我们回到了自己的家,正好赶上吃晚饭。

新房子里的除夕

现在,许多山里人在城镇街道或城市买房子。农忙时回家工作,闲时住新房,享受便捷的交通和服务。这样新潮的生活方式,富裕家庭很容易体会到,但对于贫困家庭来说,却是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然而现在,这些都成了现实。

2019年元旦,我回老家去逛表哥的俱乐部,第一次去他在镇街的新家。房子有120多平米,三室两厅,宽敞明亮。看着表哥那满足的脸,我真的为他高兴。大叔一直生病,去年刚去世;表哥文化水平不高,一家人靠种地生活很困难。被确定为贫困户后,在政府的帮助和支持下,他们的生活逐年改善。一是纳入最低生活保障,生活基本得到保障。然后,他在镇街的服装厂给弟妹安排工作,家里有个打工仔。去年异地拆迁安置房的时候,表哥一分钱没交就住在镇街的新房里。表哥带着我在家里逛了逛,给我介绍了家里的陈设,让我给他指点一下装修,脸上一直挂着开心的笑容。他们怎么会不开心呢?今年是他们在新房子里度过的第一个新年。梦想成真,人生充满希望,估计做梦都要笑。

那天,我遇到了很多邻村的熟人。和他们的表兄弟一样,他们是异地迁建安置房的受益者,第一个新年都是在镇街上的新房里度过的。崭新的大楼挂着巨大的标语“新家、新生活、新希望”,宽敞的院子里满是幸福的笑脸。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