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确定” ,本文作家: 程文帅

  • A+
所属分类:惊悚小说

夜风在郊区的烟雾中不停地咳嗽。案件发生前,张小凡正在看书。书上说:“我不知道该去哪里,但桃花还是嘲笑春风。”。他突然在心里塑造了一个人物,听话,腻人,对他笑如蜜油,灿烂如野花。碧瑶,他唯一可以坦诚相待的爱人,甚至知道他的身份证号码。大学真的是一个很美好的地方。他的心像一片上升的大海,汹涌澎湃。

甚至在高考的时候,几轮模拟让他平静下来。张小凡经常望着教室窗外,看着像紫色胭脂一样的光芒,绝望的日子离他不远了。他从不担心失去精力;他害怕失眠。他学习到很晚,小区里的灯光就像清凉的咖啡,支撑着他,让他挣扎。就像周星驰对着大海大喊:我要努力!我要战斗!他总是很失望。不是对自己失望,而是不值得。他有时候会想,你怎么不是少数民族出身?那可能会被照顾,考上好大学。或者他爸爸是王健林,手里有几十亿,他也不会太难过。偏偏他只是一个普通家庭的普通人,父母朝九晚五都是上班族,所以高考是他唯一的出路。

张小凡参加了宣誓就职会议,那一刻他心情很严肃。回顾高中三年的学生生涯,一个梦想,像一个气球,被祝福和希望拖走。张小凡折叠了一架写有“理想”字样的纸飞机,扔在他玩了无数游戏的草坪上。去年他看着上一级的学生也这么做。现在轮到他了。这是一种代代相传和青春传承吗?

高考前一天,他故意早睡。我慌了,但是睡不好。

从他的眼中看世界,曾经熟悉的豆浆油条的场景突然变得陌生起来。

他就像一个结霜的托儿所,等着其他考生进入,等着广播说考试开始,等着监考老师发卫生纸、答题卡、试卷。他失去了理智,回想起有一天父亲在桌子对面剥栗子喂他,问他以后想干什么。他当时很认真的说要去帮人剥栗子,剥一毛钱,一天剥一万。哎呀,多丰厚的收入啊。他咂了咂嘴。

“考试开始!”就像一个魔女,把他从剩余的温暖中拉了出来。他又看了看这个世界,眼神软化了很多。

五个科目,两天。

他后来评论了自己的表现:“切瓜切菜”。

只用了两天就决定了人生的转折点。这就是缘分!终于,十多天过去了,张小凡一上午没做别的事情。她不断地刷新和检查,她的眼睛看起来像她想伸出舌头。他太不堪了,就像吃了一只青蛙,到处乱跳,到处忙。

670分!

他看了三遍。他不相信。他高兴得浑身发抖,每个细胞都在兴奋地呼吸!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迫不及待地想让全世界都知道他的激动。范进像疯了一样。

他抓起手机,像抢劫一样。一个个报喜。

最后是和他的碧瑶。他颇为自豪地认为,一切都如碧海蓝天,生命在轻帆飞翔。电话那头的声音并没有他预想的那么开心,只是低声的难过。

“其实不在学校也不会那么好吧?”他尴尬地说道。

不知道过了多久,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 mm ”。似乎有无尽的苦难。

他来回看着自己的志愿者,没有遗憾,于是选择了“ OK ”。上海复旦。

听到他的成就后,班主任总是微笑着看着他,像是在欣赏他的一件完美的艺术品。但那天不同了。张小凡能感觉到。他的老师不满意,撅起了嘴。“你成绩不错。你为什么选择杭州电子科技大学?那是第二本书。”

他似乎被雷电击中了。

就好像他瞬间就被抽干了血。

他有点惊讶。

“怎么可能?”

他突然想到碧瑶前几天给他发短信说想和他上同一所大学。

明明还在夏天,还在盛开,张小凡的心还是落了地。他光明的前途,他的命运,和他开了一个玩笑。

他期待着见到新的校友。

他期待着见到上海的繁荣。

他期待着获得一份体面的文凭和一份体面的工作。

毁了。他的心成了废墟。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碧瑶,是成全她从前的向往还是恨。

时光飞逝,动荡不安。张小凡有工作和家庭。没事的时候就喝蓝山咖啡。他的眼睛看世界,认真包容。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