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导致积极的改变 、创作人: 杨键

  • A+
所属分类:惊悚小说

和我妈那一代人的苦难相比,我们这一代人几乎没有什么苦难。

我妈白天晚上都在梦里回到从前。那时候她做各种临时工,砸矿,扛水泥,卸煤,拖大车。她几乎做了她能做的所有临时工。她梦想从临时工变成正式工。她可以半年送一次工作服,有个公仆可以依靠。甚至今天她还经常问我:“这个东西是你从公家还是私家买的?”我每次笑:“都是大众,不是大众。”

我父母那一代人是1958年从农村来到城市的。他们这一代人为了放下锄头,成为工人和公务员,付出了几乎一生的代价。他们遭受了难以想象的痛苦,仅仅是因为他们地位的改变。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说这种辛苦,我们这一代人经历了从公仆到下岗的转变。这个时候很难回到农业时代,漂泊是注定的,土壤也很难接近。我妈也有夜梦中不回土的痛苦,几乎每天晚上,反过来把我吵醒。她有许多梦想,我清楚地记得三个:

第一,经常梦见自己背着破箩筐在三铁厂一带卸煤。三铁厂一带,阴风一年四季都很惨,潮湿的地方有一股很重的黑气,很压抑,很吓人。母亲和一大群妇女在那里从火车上卸煤。

第二,我也梦到我要去上班了,但是更早。当时我们家还在矿上。她在蔬菜队工作。我妈妈梦见她跑去上班,把鞋子都丢了。她很害怕。鞋子丢了怎么上班?

第三,她经常叫醒我,说她手里拿着一盆菜或者一把火,叫我赶紧带走。

如果妈妈这一代人没有大跃进那一年进城的历史,她就不会有这些梦想。她应该还在农村,做村妇。她小时候在一个叫王寨宫庙的村子里,在木鱼的声音中睡着,在木鱼的声音中醒来。后来王寨寺被拆,母亲走了,梦成了游子的噩梦。

我妈说有一次一大群女的差点变成正式工,就是一个姓王的男的不愿意转她们,她们就在地上打滚哭了一天。

毕竟我妈没有找到大众的支持。应该有很多人喜欢妈妈。他们努力了很多年,却一点结果都没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