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可爱的花 ,网友: 匡小容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之前的认知局限让我觉得冬天只会开蜡梅,脑子里总好像有蜡梅的影子在隐约出现。一首《剪梅花》生动地刻画了雪中腊梅这一值得称道的形象,但这种风景只属于北方乡村。在南方这片热土,尤其是我所在的这座城市,放眼望去,是绿色的,满满的绿色,可爱的绿色,娇嫩的绿色,动人的绿色,挥之不去的绿色;如果只有绿色,就有点单调了。不经意间,我的眼睛微微舒展,一簇簇的鲜花如魔法般出现在我面前。好像觉得自己在梦里。我仔细一看,真的是真的。北方的雪,南方的园景,点缀着祖国万里河山,感叹大自然的神奇,忙着寻找幸福。

一天晚上,晚饭后,我想呼吸一些空气,呼吸一下大自然的新鲜空气,看看街上的美女,放松一下整天看菜的紧张心情。当然,最好去的地方是后山的玉龙公园。我不像大多数人那样走捷径,我想四处走走,我想多走走,我也想静静地享受这难得的闲暇时光。我沿着山脚的小路走着,肆意地享受着新鲜的空气,一遍又一遍地贪婪地看着眼前的绿色,双手在空中划动,想着可以越过微微隆起的山脊。我能做的就是放松,我想做的就是放松。我走得很慢,很不小心,很快就到了公园。这是一个非常小的公园,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它的后面是灌木丛堆积的山,下面是各种次生林,还有各种著名的花草树木。这些对我来说都足够了。我沿着小路随意走着。突然,我觉得眼前一白,白色里有一股淡淡的香味。我路过这里太多次了,却始终没有找到这片白色。到底是什么?已经是晚上了,这里没有灯光,我近视了,但是我很想知道这片白色是什么。于是我小心翼翼的靠近他们,生怕伤害到他们。当你捧在手心,原来是白色的花,有的盛开,有的含苞待放,有的只是花骨。它们聚在一起,成簇成簇,像一个大家庭,用藤蔓相连,互相搀杂,互相搀杂,每一朵花都那么小,但组合得那么美,看起来像一片花的海洋。夜色中,送路人一份惊喜。当时觉得有点冷,但是和他们约好了,第二天白天肯定会去看他们,所以要仔细看看。我看到他们笑了,笑得如此甜美,笑得如此灿烂,甚至连回去的路都比以前明亮得多。

我回到住处,不想睡觉,想着那些白色的花,嫩嫩的藤蔓,藤蔓上的小白花,有的盛开着,有的还没开就害羞了,有的刚刚长出来。我好像睡着了,怀里抱着那朵白花,好漂亮好香。我想我已经成为他们中的一员了,小小的,盛开在南方的阳光下。我觉得我在和他们聊天,在说风,在说星星,在说我们每天看到的新东西,偶尔在想我们的未来。

天亮了,一步一步开始一天的工作,看新闻,看菜,思考,却发现自己有点兴高采烈。哎,还好行情没有太大波动。这意味着我可以轻松应对,不会太紧张。熟悉的音乐慢慢在耳边流淌,上网,看一会股票期货。很快,指针指向了下午三点。我匆匆关了电脑,穿上鞋子,去了后山的公园。事实上,我的心早已飞到那里。

在路上,我遇到一位老妇人,她去后山公园散步。在路上,我们自然而然的成为了伙伴。在明媚的阳光下,然后我发现昨晚发现的白花在山脚下到处都是,它们的藤蔓缠绕着太多的灌木。这时候灌木完全被它们淹没了,有点放肆,真的很美。我问奶奶,你知道这花叫什么吗?越来越高了。奶奶用普通话跟我说,比我普通话还普通。看,奶奶伸出手指,四周都是花。听着,不是吗?所以我们叫它越来越高。我好像懂了。但我不明白,我从来没有在大夏天见过它们,冬天怎么来了,它们在山上疯长。奶奶说,它们只在冬天开花。哦,我明白了。世界那么大,奇迹那么多,大自然的神奇真的不是卑微的人所能理解的。奶奶摘下一片绿叶,轻声告诉我,这叶子和藤蔓也可以用来泡水洗澡,很舒服。这是一个漫长的经历。岁月会让我们的容颜一年比一年苍老。我们得到的回报是对世界更好的理解。没有办法计算得失。我只需要接受它。身边有这样的聪明人,自然要多征求她的意见。看到没见过的植物就会叫,奶奶,你看,这是什么?奶奶平静地告诉我她所知道的。当我捡起一片叶子时,我奶奶告诉我,不要碰它,它闻起来很难闻。我看到路边有一束紫蓝色的花,有点刺鼻,淡淡的,芳香扑鼻。我说,奶奶,这些花的味道怎么这么奇怪?那是因为它的叶子有一种刺鼻的气味,掩盖了花的淡淡香味。我们边走边聊,聊着我们的家乡。这个城市的人似乎总是喜欢谈论自己的家乡,从来不把它当成真正的家。这个城市似乎只是一个移动的帖子,真的很悲哀。奶奶是潮汕人。她有一个孙子,在我的家乡湖南当兵。她参军十年了,已经升级了。她说她的孙子们适应不了湖南冬天的寒冷,湖南冬天太冷了。老妇人的语气中似乎有些担心她的孙子。我附和道,是啊,像这种时候,湖南早就到处都冷了,更别说花了,连一片有点绿的叶子都找不到了。我就像一个还没长大的孩子。我一看到不认识的花草就跑过去研究。奶奶,奶奶,看这花多漂亮。过来看看。奶奶抽空过来了。你还是个孩子。你真的还没长大。我咯咯笑了起来,外婆微微笑了笑。

不一会儿,我就来到了昨晚路过的白花。哦,我已经知道他们的名字了。我应该叫他们“杰英高”。它们在铁栏杆周围肆意生长,它们的藤蔓弯成灌木,在我眼前只露出它们新长出的嫩叶,还有密密麻麻的白花和白骨,有的已经盛开,像美丽的少女;有的含苞待放,像花季的少女;有的还没开就只是个花袋子,迫不及待的拥抱初冬的风,亲吻初冬的雨,欣赏初冬的寒。不,我猜错了。他们只想早点见到自己的兄弟姐妹,一起开心地聊天,一起享受美好的世界,看着太阳从山的一边慢慢升起,品味夕阳的短暂美丽。你看,那束花真漂亮。奶奶顺手一指。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藤蔓把一棵高大的灌木的身体压成一个弯曲的形状,任意伸展的白花和白骨垂下来。真的很像一幅画,我说。不,它比绘画漂亮得多,不是吗?奶奶质疑。是的,是的,你是对的,我点点头。奶奶,你可以看到远处的一丛花看起来很平。我伸手指给奶奶看。哦,孩子们,那是因为花和骨头太多了。他们在打架。他们都想露脸。他们在争论。哈哈。其实你不一定要出人头地,不一定要低调,不一定要在一个没人会发现你的角落里。你终究来过,在寒冷的初冬展现你的美丽。我好像没听懂奶奶说的话。儿子,你现在最想做什么?老太太问。最想靠在铁栏杆上,用“ ”拥抱。如果我能成为一个才华横溢的“ ”就更好了。我无辜地说。你为什么还站在这里?过去,小心点,别压花。我靠在铁栏杆上,仰望着身体左右两侧的天空。都是“瑞星”。感觉自己在花海里,真的成了一个灿烂的“冉冉升起。

在回家的路上,我又发现了一朵奇葩,深红色,花瓣细如纤维,手上摸起来很光滑。我怕疼。远远看去,毛茸茸的,语言无力形容它的美好。我突然意识到有些事情只能用语言来表达。

出了公园,我和奶奶走在对面的马路上。我伸手向她告别,她向我招手。两个身影渐行渐远,消失在可爱的花丛中……,只留下淡淡的花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