禹岩朱家渡 ;撰稿人: 章小兵

  • A+
所属分类:伤感故事

从来没见过朱家渡是什么样子,一直觉得朱家渡应该是这个样子,直到我悄悄遇到她。当时雨下得很小。细雨织成的雾气,不细不厚,四周缠绕。在渡船旁边,有几艘渡船穿过它。渡口上没人,渡口边也没人。七星河水,宛如丹青大师的大写意,蜿蜒而下,然后勾住浩浩荡荡的长江,转向河湾深处的朱家渡。因为这种轻盈,它突然有了蓬勃的生命力和古老的意义。

七星河是庆阳人的母亲河青铜河的最大支流。发源于黄柏龄武潭溪,南接庆阳、泾县,与王石等四条山溪汇合形成南河,发源于老虎头水龙溪,北接南岭县万和镇水龙溪,在前桥汇入八毛溪形成北河。两河汇聚木真,在通埠新河口汇合,在通埠新河口入青铜河。冬天七里河缺少了夏天的丰富,增加了冬天的骨感和婉约感。就像刻意减肥的人一样,瘦了又瘦,但沧桑却布满了那张脸,勾起了对青春的回忆和怜惜。

口碑很好的朱,在《庆阳县志》光绪信茂版中有几个人物:“本都罗人搭船帮助行人”。这十一个字,不经意间掩盖了朱家渡在230年前的繁荣昌盛。摆渡当然是“帮助行人”,但是在辉煌的明朝,朱又起到了另外一个重要的作用,就是守护两个都城的明城墙,很多都是在这里和附近用窑精心烧制,然后通过汹涌的水路运到古城南京。庆阳县历史文物中,有朱家渡砖窑遗址的标志。根据2005年《庆阳县志》记载,此舍利位于庆阳县丁桥镇朱家渡西南,有几处残窑。根据对窑址发现的铭文残砖的考证,该窑烧制的墙砖为明初修建南京皇城古城墙。

朱元璋建都南京后,决定建南京城。当时他动员了5省152个县的28万民工,烧了3.5亿城墙砖。当时庆阳县烧制城墙砖的任务是在朱家渡附近的各个窑厂进行的。为了避免质量问题,可以说明代烧制特殊城墙砖是监管到位。为了保证质量,每块砖都应标明烧制的州、政府和县、工匠、制造监督官员和运输人员的姓名。失败了就退回重做,再失败就要受罚。这些特殊的城墙砖长40厘米至50厘米;宽度约20厘米,厚度不小于10厘米。如果细心的人在南京明城墙仔细辨认,一定会发现朱家渡窑烧制的砖。

那时,朱家渡周围数百座高耸的窑中的烟囱一年到头都是浓烟,千帆每天都在来来往往的河流上奔跑。走近砖窑场,窑工们,踩着泥,制砖,装窑,劳动号声不绝于耳。这样的忙碌,一天比一天带来了南京皇城这个古城的威严。

据1992年版庆阳县志,“明代通埠朱家渡人用湖土烧砖,运到南京修城。当时砖窑遍布各村,仅铜埠湖和沼泽地区就有99座砖窑。清末,砖瓦成为该县的主要产品之一,年产值数万银元。”南京明城墙建成,但坚不可摧的明城墙并不能保证朱家渡王朝千年基业不倒,反而让朱家渡制砖业成为清末庆阳县最大的支柱产业之一。

朱家渡窑消失后,70年代末朱家渡忙着烧砖。当时庆阳县还没有钢筋混凝土建筑。庆阳县修建第一家钢筋混凝土建筑百货商店时,当地土窑烧制的青砖无法承重,所以南京烧制的红砖必须从南京运出。朱家渡这个曾经沉寂的渡口,在这期间变得热闹起来。机动帆船拖着南京红砖的船只被放置在朱家渡的空院子里,这成为另一种红色城堡,在上个世纪创造了庆阳街不同的建筑崛起。历史在这个循环中悄悄溜走。

在雨中漫步在朱家渡的渡口,总想在33220星级的小屋里找个老头问问为什么这里叫朱家渡?难道是为了那个叫朱的朝代烧砖送砖,然后留下那个朝代的特殊印记?朱家渡和朱家尖已经成为尘封的历史。这艘渡船不再只是为一个帝国王朝服务。它现在正在穿越你,我和他,去帮助那些需要穿越世界的行人。

回来的路上,我收到了朱家渡当地一位村干部的手机短信:南京古城墙文物保护专家近日将参观朱家渡和朱家渡古砖窑遗址遗迹。这是好消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