筷子顶端的风景 ,网友: 许俊文

  • A+
所属分类:伤感故事

池州,江左市,有点小。就像宋代的夏规和马援的小品画一样。取一个山角,取几根树枝,在屋内显一条线,缩至寸,但精致。用朋友的调侃来形容,连筷子头上都有风景。在这里我将朋友的意思放大延伸一下:当你把筷子伸向白青菜的时候,你不能说那是一个美丽纯净的江南。

池州人的口味很大程度上是靠水滋养的。说到营养,要靠长时间的文火慢炖,有点滋养根润叶的渗透。它是一棵桃树,从灿烂的桃花中慢慢培育出成熟的桃子。生动地说,池州是一种生长在水边的植物,充满了汁液,隐约可以听到水分子在血管中流动的细微声音。

水乡池州,不考虑长江,是一个大流域的公共资源,并不是池州独有的;仅城市附近就有许多湖泊。那些湖泊都是天然的,不需要人工调节。他们常年保持安静,有自己清澈的河流和小溪提供补给。那些涌入湖泊的江河溪流,来自青山绿水的山谷,带着花草的芬芳,石头的洁净,青苔的清新。能不养人吗?

更多的水意味着更多的鱼。鱼是池州人餐桌上最受欢迎的家常菜。首当其冲的是花阴险。这种鱼不需要太大,肉是最新鲜最嫩的。旧历每年的二三月,北方大地还在沉睡,江南喝足了泉水的桃树正眯着眼看着藏族风情。灿烂的桃花刚开始只需要一个晚上就开了。那时候的天空繁花似锦,水面漂浮,连鳜鱼都抵挡不住这种巨大的诱惑。它们成群结队地逆流而上,不时用斜刺跳出水面,溅起水花。微风细雨中,只有渔船在摇曳,一个个甩网,开合网,自信自信。而那些一直在这里等你的白鹭,也趁机从水边的悬崖或树冠上俯冲下来,被抓的时候看起来都很兴奋。桃花、春汛、渔舟、白鹭、跳鳜鱼共同构成了张的《渔歌》:“白鹭飞于西塞山前,桃花流而鳜鱼肥。银行里的一个老人,戴着绿色的竹帽雨衣,穿着绿色的雨衣,冒着风雨,悠闲地钓鱼,他被美丽的春光迷住了,连雨都没有回家。”与张同行的苏子珍非常喜欢这个词。她想写一个类似的词,但是有点盈亏。送给浣溪纱,说:“白鹭飞在西塞山前,三花州外帆小。桃花流水鳜鱼肥。自盖一顶绿竹帽,伴以处处绿蓑衣。风雨不必归。”黄庭坚可以说是苏子赞的“粉丝”,仰慕苏慈,于是也效仿了。他干脆把浙江吴县西苕溪换成了池州的新富士和女儿溥:“新富士的眉毛和女儿溥惊鱼误以为月亮沉钩。绿竹帽前无限东西,绿竹帽底临时休息。斜风细雨转弓。”这个词被组合成三部作品,作为一段美好的谈资流传下来。这里抛开词本身,仅从生态环境来说,池州秋浦河一点也不逊色于西苕溪。所以吃鳜鱼的时候,在池州蒸或者红烧,它的味道不仅仅在鱼身上,还在诗里,在悠然的风景里。

相比鳜鱼,红烧小河鱼真的是平民美味。一个地方的美食,如果只限于高档餐厅,就像无根植物一样,没有生命力。红烧河鱼因为属于大众而进入我的写作。大众,相信你懂的。

池州,一个位于长江以南的小镇,美丽迷人,绿树三分,清水七分。半个城市是红杏,半个城市是广西,是树的概括。至于水,有清溪河、秋浦河、白洋河穿城而过。它们就像三条蓝色的血管,源源不断地将水从山上输送到城镇的每个角落。池州土生土长的诗人杜荀鹤称赞“你在姑苏相遇,而其他人却竭尽全力坐在河上”。表面上看,苏州是夸的。其实诗人最后一句“中的乡愁和他的渔歌”都隐含着他对家乡池州的深情。不知道现在苏州的河里有没有鱼虾藕。它一定已经消失了。而池州城内的河流中,鱼已经游了十几个世纪,从唐朝就一路游来,日夜陪伴池州人。我上面说的三河鱼很多,有白鲷,高飞书呆子,石斑鱼,马蝎子,土鲫,昂咕丁,。他们都喜欢干净的水,或者躲在菖蒲和芦苇中,或者穿过清溪的缝隙。因为一般体型较小,所以统称为河鱼。这些鱼,被人从清澈的河水里抓来之后,就混在一起,没有经过分拣。经过简单处理后,用滚油煎至微黄,装入小砂锅,辅以各种调味品,放在小火炉上用红泥和栗子炭慢烧。它们散发出的香味能激起人们的饕餮食欲。这种鱼通常在食品市场、小巷或河流交叉口以低价出售。卖鱼的好像也懂审美和心理学。他们在装鱼的木桶和竹篮里随机放了几根绿色的菖蒲、芦苇或水生植物,看起来非常赏心悦目。当你坐在家里或者小饭馆里,喝着美味的红烧小河鱼的酒,你会看到四季分明的河流像秋天一样出现在你面前,酒和菜在不同的地方会有很长的味道。

池州有广阔的湿地,是水生植物的天堂。池州的许多水交换遍布成千上万的家庭。用清代阮元的诗“比较合适,深栽稻浅栽莲”。在这里,水稻逐渐退出历史舞台,给水禽和野生植物留下繁衍的空间。莲藕、红菱、慈姑、茭白、蒲圻、桂莲、野芹菜随处可见,可以随意采摘,就像在自己的花园里一样。不用担心谁来干涉,因为都属于/[/。但不是不分青红皂白。池州人珍惜自然,知道什么季节采集,采集多少。

池州人的食谱大多与水生植物有关,如莲心菜、红菱梗、茭白肉丝、鸡头梗、菱角饭、蘑菇汤……,它们起源于河流、湖泊和湿地。炒菜和炖菜在做菜的时候一般都是用来保存食材的原味,我尝试过一种吃法。青马兰头洗净后,用开水焯水少许,滤掉涩汁,切碎,做成宝塔状,放在白色的圆盘上,撒上一些精盐和熟花生泥,然后淋上陈年白醋和香油。吃饭时,轻轻放上绿色“宝塔/[/K13/。

那些来自大自然的素菜,不仅新鲜可口,而且色泽美观。藕是白色的,玲是红色的,条是黄色的,琴是绿色的,这似乎给餐桌带来了多彩的自然。这个时候,我们的口味似乎不再是简单的食物,而是人与自然时不时的对话,有一种相见不腻的感觉。面对盘子里这么简单的食物,你的心里会有一种幸福的涟漪。我称之为“清欢”,简单简单的享受。

在池州,一旦时间序列过了清明节,小城镇的人们就会陆续去郊区,开始一年一度的春收,也就是所谓的春咬。春可咬,其味可知。这时候风很软,乡间绿意盎然,阳光不温不火,河滩上到处都是采春人。芦蒿、马兰头、芦笋、大蒜、野辣都是绝佳的美食。现在城里人常年吃塑料大棚生产的反季节蔬菜,连敏感的味蕾都退化了。池州人很幸运。他们有取之不尽的野菜,不能一下子吃完。它们在沸水中烘烤,然后储存在冰箱里。他们可以从年初到年底慢慢吃东西,直到他们加入另一个春天。一个贩卖蔬菜的朋友抱怨池州蔬菜批发生意太难赚钱。比如我整个春天很少涉足菜市场。业余时间,我用剪刀和竹篮找一片土地肥沃的沙滩。比如《诗经》“收袈裟的古人”收野菜,赏春色。那种喜悦和幸福是不可或缺的。当然,晚餐时拿着一杯正宗的杏花酒,品尝自己采摘烹制的美食,会变成我一生难忘的回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