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处安放的乡愁 网络写手: 王尚桐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那天,当我离开松江大学城的地铁口时,一股熟悉的烘焙食品的味道飘了出来。走了几步,我就冲到了烘焙大排档。看着黄灿灿好吃的火锅店,一句常用的维吾尔语脱口而出:“有没有(有没有)带皮牙的火锅店?”年轻的维吾尔族摊主变成了一双小眼睛的弯豆荚,摇摇头,半维半中文的回答:“ Yake(不),这是人们不喜欢的。”于是我买了一个馕饼。手里拿着热腾腾的馕饼,飞快地咬了一口,一股久违的馕香在舌尖上滚来滚去。这是新疆的味道,也是我家乡的味道。

随着离开新疆的日子越来越长,我的家乡成了一张老照片,在我的记忆里一天天变黄。

当我的父母离开家乡时,他们跟随王镇将军去了西部,去了天山脚下和头屯河。为了建设新疆,士兵们省下了钱,少发了军装,建起了钢厂和纺织厂,结束了新疆不产钢不产布的历史。今天,博格达雪峰依旧静静伫立,头屯河依旧潺潺流过,父母永远睡在戈壁。

父母不在了,家也不在了,但家乡还在。余光中写道:“后来,乡愁成了短暂的坟墓。我在外面,我妈妈在里面。”思乡之情,无处可放,萦绕心头,仿佛是一个无家可归的流浪者,再也没有回到新疆。只有在我的记忆里,让我想念,让我难过,让我痛苦,让我温暖。

前不久,“关注微信群上贴出的边疆”,智联的青年们在那一年欢聚一堂,纪念智联50周年。老朋友聚在一起很诚恳,不吃不喝,不k歌,不推杯换盏。只有热烈而亲切的交谈,和一丝留恋。尽管退休了,但我一整天都听到黄浦江的声音,却忘不了天山上的雪。人在上海,灵魂在新疆,因为那是他们的第二故乡。

一条红线有两端,一个在天山,一个在浦江。夏天,智滨的年轻人约好去新疆度暑假。在网上找了一张打折票,几个小时后飞到了第二故乡。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听着熟悉的地方口音,去我工作的车间,品尝着新疆的各种美食,熟悉的味道就像一对清凉剂,抚平了躁动的心,化解了抹不去的乡愁。

秋风起,葡萄熟。带着各种不情愿,我带了一盒沐娜葡萄,一摞布都囊,还有几份八纲凉皮,都是我孩子的最爱。他们像候鸟一样,飞回了出生和长大的家乡。

随着年龄的增长,你经常会想念你的家乡。当你在上海的时候,你会想念新疆。到了新疆,又想起了汹涌澎湃的黄浦江。我经常做一个反复出现的梦——。在一个明媚的春天,我牵着父母的手走回家。泥泞的小径两旁,有绿油油的麦苗,沙枣花喷吐着醉人的清香,蜜蜂在我们身边欢快地飞舞……我们已经回到了故乡。

有时候,走在熙熙攘攘的南京路上,看着五颜六色的窗户,看着络绎不绝的人群,一缕音乐突然飘来,或者眼前一个游客的地方口音,都会勾起对家乡的向往。无论身在何处,无处安放的乡愁,已经是我们思想感情的一部分,不能放弃,也不能放弃。在风雨人生的道路上,一个人可以换工作,换居住地。就像喝老酒品乡愁。怀旧成了平凡生活的蜜糖,因为它是大浪淘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