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礼物 ,发稿人: 魏奇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三月,春回大地,有人开始下乡挖野菜,市场上也有卖野菜的。最近一直忙得没时间,心里却念叨着挖野菜吃。

巧了,早上打开微信,朋友留言说给我快递点荠菜。我的朋友在三元,离Xi不远。我委婉的拒绝,怕影响他的时间和工作。

晚上陪王先生在长安大学散步,看新开的香花和一片片迎春花。初春走在校园里,闻着春天特有的气息,电话响了,原来小区外的饭菜已经到了。

匆忙回来,看到一辆摩托车,后面有个大塑料盒,里面装的是新挖的荠菜。分2斤和1斤两袋,只剩下我3袋5斤。打开包,泥土的味道和荠菜特有的香味扑鼻而来,原来是最正宗的荠菜——。小时候冬春挖的最多,和现在市面上的荠菜有很大区别。它有宽大的叶子和红色的花朵;现在人们说荠菜,花白色,果实三角形,沿着花颈轻轻扯下,没有间断。握在手里会发出嘎嘎声。它是我们小时候的玩伴之一。它尝起来又苦又苦,在我们年轻的时候,它不是一种常见的野菜。

我心里不禁觉得,世界上最珍贵的礼物不是金银珠宝,而是心里的一种牵挂和牵挂。支撑这种思考和关心的,可能是亲手做的小礼物和小物件,也可能是月亮下独自在窗边徘徊,但今天其实是我自己挖的远方送来的荠菜。

因为真的很特别,我怕辜负了朋友的好意,就送了一袋回父母,一袋给王先生。他们都很惊讶。第一,他们小时候是麦田里正宗的荠菜。第二,他们从那么远的地方来,那天挖野菜。

的确,交通和物流方便了,空间变小了,距离变短了,但是人的内心的距离有时候感觉越来越远。对于普通和普通的东西,人们往往不去关注或在意,但一旦错过,就变得珍贵。

荠菜成了都市人的新宠,因为大鱼大肉常见,温室蔬菜常年常见,所以不再稀罕,这和我们童年贫穷匮乏的生活记忆正好相反。那时候是春三月,青黄不接,新麦还在田里,面缸和粮库也没多少余粮,挖野菜是个不错的补充。每天放学,主要任务是割草,挖野菜。割草一般喂猪喂羊,挖野菜主要弥补饥荒。家庭主妇经常通宵点着灯挖野菜。第二天,它们要么变成麦米,要么变成蔬菜疙瘩,要么用水做米饭,做面汤,做糯米面。偶尔还会做素食饺子或糯米卷,用野菜、鸡蛋、野菜、豆腐做馅,已经是一种奢侈的享受了。

如今,用饺子、春卷、紫卷和馄饨做成的荠菜是一种特殊的美味,由于它天然的绿色和独特的香味,以及许多人所拥有的当地情结和童年记忆,它与大鱼大肉和温室蔬菜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王先生用荠菜包饺子,我妈做米饭和米卷。我包了一些饺子和馄饨,还有一些在水里煮,晒干,放冰箱里冷冻。女儿回来,用荠菜包了饺子,一起享受春天的礼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