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葵花籽 、文章作者: 邹娟娟

  • A+
所属分类:惊悚小说

记得小时候,我妈每年都种一些向日葵,让孩子免费吃瓜子。

每年三月,我妈都会带我们去沟边的保留地,快速翻耕施肥,挖坑播种,然后压实浇水。我们学着妈妈的样子,也捣了几个歪洞,掉了几颗饱满的葵花籽,然后把土踩在上面。妈妈笑着说:“向日葵长得快。”果然,春风一吹,嫩芽破土而出,两片绿叶见风生长。几场春雨过后,绿竿挺直腰,挥动手臂,直直地向上走。

向日葵终于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手掌大小的花蕾,起初像一朵绿菊花,像母亲的手。阳光恰到好处,夏日热情覆盖大地。这些巨大的托盘阳光明媚,黄色的花瓣明亮而耀眼,中间有无数深绿色的核,核下有承载希望和芬芳的种子。他们挤在一起工作,都很年轻很充实。面对阳光,他们挣扎着摇摆,试图把所有的汗水凝结成甜肉。粗绿的杆子高高托起花盘,一颗心对着太阳,不怕打雷闪电——,是一份有答案的坦然保证。母亲站在亮黄色的向日葵前,轻轻摇晃着手腕,在花心上左摇右摆。蜜蜂蝴蝶也来凑热闹,变成了能工巧匠,把这片灿烂的土地绣成了一幅彩色画卷。

花瓣凋零后,葵花籽渐渐从青春中淡出,成为硬汉。母亲把花盘剪下来,放在芦苇帘上晾晒。过了几天,她一手拿着花盆,一手拿着木棍打花盘,葵花籽散落在准备好的牌匾里。我们力气不大,就把花盆放平,上下敲打。很快,牌匾就被厚厚的一层覆盖了。我们的眼睛和手里都是瓜子,阳光明媚,形状优美。有几颗调皮的种子,跳进了哥哥的嘴里。他匆匆嚼着,喊着,多甜啊!

后来趁着妈妈午休的时间,我和几个朋友一起,偷偷在树林里建的“土炉”上烤瓜子。更不用说,即使隔着砖头,那些瓜子在火下噼里啪啦,香气四溢。烫伤我管不了,很快就会被卷走。

“ Game ”毕竟瓜子没妈妈炒的好。每次我妈总是炸个筛子。刚炒的瓜子香脆。嘴唇一翻,牙齿一磕,瓜子就往嘴里溜。吃到两颊酸痛,满嘴瓜子。剩下的装在塑料袋里,可以吃几个星期。

从暑假到过年,一到假期,我们就围着妈妈的锅转。因为锅里有香喷喷的葵花籽,因为籽里包着母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