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梅花的故事 二宫沙树

  • A+
所属分类:精选散文

王冕与梅花楼

正文/李丹

元代画家王冕以画梅、竹著称。有一次,他画了一朵梅花,在上面写了一首诗:西延湖第一棵树,我家,都是淡墨痕。不要让人夸颜色好,让空气清新干燥就好。

在诗中,王冕借梅花而不招人待见,表达了对耿介的自律和对李璐的蔑视。

王冕虽然有与儒家沟通的能力,但很难进入仕途。于是,他带着妻子和孩子住在浙江诸暨美丽的农村,在那里他种了数千棵李树。他给自己的图书馆起名叫“梅花屋”,给自己起名叫“梅花屋主”“梅花“青山隐隐有河,河上的窗户幽”。在这个静谧优雅的国度里,王冕日夜伴着李树,与清雪相对,所以李子之美充满笔端,李子之韵溢出尺子。他画了一幅横卷,他的风格很美,他的树枝很杂,他的粉末很亮,他觉得自己很优雅,他的珠子隐约可见;画竖画的话,可以用笔苍劲,圈花,做一些芯,密度合适,枝如剑长,识如戟。真的是“感受春天里的自己”。

当时王冕在北京画梅子,很多人向他要画。他永远是一个布匹画家,等待是可取的,但对有权有势的人不屑一顾。一些达官贵人对绘画的追求失败了,这让他们很生气。王冕听了,就在书店里做了一张木梅挂的图。上面的诗写着:“冰雪稀云,羌笛吹不倒他”以示豪情。

梅花屋的主人是个堕落的人。平时经常穿古装,或者坐背,吟诗,或者用手腕写字,摔油漆工。

李树春天结果,王冕卖钱。每棵李子树多少钱?它用纸袋包装,并做好标记。下雪天,王冕赤脚爬上炉峰,环顾四周,高喊:“天地间有白玉,让人豁然开朗。我多么想飞向天界啊!”每一次古雪积在胸前,冷香都溢满了纸张,有着用情感书写的快感。

王冕的画不多,咏梅传世的画更少。上海博物馆里有一张他的梅花画,他的名字是“,但只有天地皆知的咏梅的诗”才能被视为绝对的珍宝。

和你一起看梅花

你说有一条长长的走廊,里面盛开着美丽的梅花。在这个温暖寒冷的春日,问我有没有时间去看梅花。

当时我正坐在毫无生气的作战室里,无聊的喝茶抽着烟。他不时把一张孤独的脸扔出雾蒙蒙的窗外。

窗外,我住的小镇被浓浓的晨雾锁住。仿佛,整个城市一下子陷入了云山雾海。这时,无论是看着远野的远山,还是看着附近高低不一的建筑,一切都变得模糊不清,难以分辨。于是,我有了一颗迷茫的心,又因为眼前朦胧迷茫的景象,增添了一丝惆怅……

我知道,春天来了。但是我看不到盛开的春天。我住的这个小镇的天气还是那么阴沉寒冷。每天上下班的路上,我都没有发现春天的痕迹。也许,春天不属于这个喧嚣复杂的城市,却远藏在一个偏僻荒凉的世界里。

我是这样想的,你打过电话。说在楼下等我。于是,我什么也没想,匆匆下了楼,小跑着上了你的车。我明显有点激动。但是我激动不仅仅是因为梅花,更是因为我可以和你一起去看梅花。

汽车缓缓行驶。一路上,坐在你身边的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我只是默默的看着窗外路过的一幕。你在开车的时候问我最近的情况。我是个木讷的人,所以虽然有千言万语要告诉你,但我只能像小学生一样轻声回答你的提问。我很清楚你是个热心肠的人。在我心里,你是我在喧嚣的世界里最真诚的朋友。所以,我对你只有感激和敬佩。当然,……也会被深深珍藏

雾仍然挥之不去。但是,已经没有以前那么密集了。这时,温暖的阳光仍隐约可见,透过薄雾。我的内心似乎清楚多了。我习惯了待在家里,举止也逐渐变得自然起来。这让我可以静静地看着你,但最多看起来像是一瞥。因为在我心里,你就像是天山山顶上一尘不染、纯洁透明的雪莲。教皇陛下,您的美丽,常常让我有一种高山的感觉。

最后,远远就能看到稀疏的梅花,鲜艳地站在道路两旁。这里,是农村,空旷而遥远。下了车,一阵凉风扑面而来,沁人心脾。我情不自禁地舒展着久违的懒腰;而你,则径直奔向一朵盛开的梅花。你用手抚摸着树上鲜艳饱满的花蕾,脸上忍不住舒服地笑了。

说,多美的梅花啊!我忙点头。其实只是梅花吗?我清晰地看到了一个比梅花更美的场景:在旷野里,先前浓郁的雾气像轻烟一样飘散,早春的阳光带着情感蔓延,广阔的世界充满了一片和谐与荣耀。她下面是连绵起伏的群山,广阔而遥远的远野,淳朴而安静的农舍,还有一个温暖而动人的你!此时此刻,站在粉红色的梅花下,看起来是那么的美丽、迷人、端庄、优雅……

母亲的梅花

正文/邹

妈妈爱花,所以她年轻的时候,甚至更大。从各种太阳花、月季花,到牡丹、牡丹、雏菊、腊梅,一年四季,家里的小院沉浸在花海中。别人进入小院子,就能闻到各种香味,院子里的人也沉浸在这种香味里。

“东风”第一枝是鲁迅写的腊梅,我妈很喜欢这种疏花。五年前,我妈去邻居家串门的时候,一眼就看上了,立马找了一个插在枇杷树旁边。那一年,我们回老家送新年礼物的时候,我妈并不在乎茶和各种年货,只是带我去看她的腊梅。

打开门,一股浓烈的香气带着冷风进入鼻腔。腊梅被隔离在院子的北走廊。正是西北风怒吼直闯,花绽如香帛之时。眼前的黄鹅就是这种香味的来源。寒风中,百花盛开。在斑驳的阳光下,花儿晶莹剔透。多少细细的花瓣在依偎,如仙聚会;几簇鼓鼓囊囊的蓓蕾,像是黄色的珍珠,像是纯洁的婴儿睡枝;还有嘴唇微张,牙齿微露的羞涩芽。……没有叶子,只有细细的枝条,横着斜着展开。留出一个水箱,因为前阵子下雨了,水箱里全是清波。晚上看的话,这梅子不是对应着林步“薄影,清浅水,暗香浮月暮”?想到这里,我不禁在脑海里勾勒出美苑的美丽魅力。

当我们看到上涨时,我妈妈转身进了厨房,开始忙碌起来。我们跟着进了屋,我妈递给我几杯茶。热茶还溢出小黄,香气爬热蹭。“妈,你什么时候有这种情调了?”我开玩笑的。“那么香,怎么能浪费呢?”妈妈掀起围裙擦了擦手,抓起一把葵花籽撒在桌子上。然后,一阵风似的进了厨房。一边是清澈的梅子,一边是勤劳的母亲,隔着我们这些无事可做的人。

我们晒太阳,喝茶吃瓜子——享受妈妈的温暖呵护。最深的原点,在这一刻,一切回归到柔软和感性。这些年来,我妈从年少貌美到白发裂手裂脚,从日夜操劳到叹息抚田,从孩子的膝盖到夜晚孤独。她曾经无比坚强和坚硬,被岁月锤炼成女人,又被邵华还原成柔弱的原型。

母亲仍然每天在奔跑中努力工作,在操劳中关心。妥协于衰老,毁灭于纷扰。我们唯一坚持的就是在红尘中追寻自己的心。取悦自己有多难。母亲想念自己的孩子。能给成年孩子提供的是地里的水果和蔬菜。于是,母亲开始苦心经营这个世界,翻山越岭,尝试在田间绣花。

快乐的背后总是有生活的确定性。母亲致力于花卉、水果和蔬菜的工作,超越了普通人,并能够在门前建立一个十平方菜地的艺术花园。高度错综复杂,藤蔓支撑,花木成行。小院子里的废盆也被改造成了独一无二的花盆。在她娴熟的双手下,爱阴阳的花草半明半倔。即使在冰雪的逆境中,母亲也能把自己的喜悦画成画卷,编织成壮丽的景象。

今天的腊梅就是代表之一。腊梅,又名寒客,是所有花中的第一朵。腊梅冷开,迎霜迎雪,香气浓郁。我妈饱经风霜,养了三个孩子,从来不屈服于任何人,就像一颗平常心的腊梅。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